您現在的位置:字幕网资源站 > 正法念處經>

正法念處經 第三十一卷

时间:2019-06-04 16:50:22| 作者:般若流支 译

正法念處經 第三十一卷

元魏婆羅門瞿昙般若流支譯

觀天品之十(三十三天之七)

時天帝釋。複示諸天上布施果。思心具足。福田具足。財物具足。思心功德皆悉具足。福田勝者諸如來等。物具足者謂飲食財物。思具足者深心信等。而修供養。如是布施。于人天中得大果報。或生天上。有大威德。或生人中。爲轉輪王。七寶具足。主四天下。七種下寶。是轉輪王。順行正法。一切具足。持戒修智入于涅槃。是名上施。如是等施。于鏡壁中見其果報

時天帝釋。複于清淨毗琉璃壁。示于三種布施之果。鏡壁中現。所謂資生布施得大富。果報如前所說。無畏布施。生于大國爲王領主。無有兵刀災儉疾疫橫死。不畏怨敵。無病安隱。離于火畏及以水畏。無疾疫畏。或爲王者。或爲大臣。久住于世。是爲無畏施之果報也。于鏡壁中見如是業

又于鏡壁見勝布施。所謂法施最爲無上。能出一切有爲生死之種子也。此無上施得無上果。三菩提中隨心成就。于鏡壁中複見業果。若爲財物故。與人說法。不以悲心利益衆生而取財物。是名下品之法施也。是下法施。不以善心爲人說法。唯爲財利。不能自身如說修行。是名下施。若以說法而得財物。或用飲酒。或與女人共飲共食。如伎兒法。自賣求財。如是法施。其果甚少。于鏡壁中。見如是等法施之人。生于天上。作智慧鳥。能說偈頌。是則名曰下法施也

雲何名爲中法施耶。爲名聞故。爲勝他故。爲欲勝余大法師故。爲人說法。或以妒心爲人說法。如是法施。得報亦少。生于天中。受中果報。或生人中。如是帝釋天王。于鏡壁中皆悉示之。是則名曰中法施也

雲何名爲上法施耶。以清淨心。爲欲增長衆生智慧。而爲說法。不爲財利。爲令邪見諸衆生等住于正法。如是法施。自利利人。無上最勝。乃至涅槃。其福不盡。是則名曰上法施也。複有法施。時天帝釋。複示諸天余法施報。知下法施說布施法。不說智慧。中法施者。說于持戒。上法施者。說于智慧解脫。下智慧者。爲人說法少人解悟。說布施法。唯說布施。不說余法。說法因緣。令知持戒。後得智慧。其人信順。得阿羅漢。盡諸結漏得二解脫。是則名曰下法施也。何以故。說于布施相應法故

雲何名曰中法施耶。說于持戒相應之法。以修其心。是中智慧。于鏡壁中。見如是等業之果報。順于智慧。得阿羅漢。速盡諸漏。或得緣覺。是中法施。于鏡壁中。見如是相。是則名曰中法施也。雲何名爲上法施耶。說智功德。以修思心。不求恩惠。唯爲利他。而演說法。說欲過惡。欲味系縛。出離爲樂。令邪見者住于正法。說于清淨離垢之法。是上法施。得無上菩提。等正覺果。明行足無上調禦天人之師。無上正法調伏之法。初中後善。無上成就。一切知見。爲諸衆生。廣說法要。是則名曰上法施也

爾時天主釋迦提婆。複于鏡中。觀業果報。時天帝釋。示諸天衆。諸天見之皆生愧恥。時天帝釋告諸天衆。汝等天子。莫得放逸。何以故。以造其因。生生之處。得相似果。汝等天子。應至我所視汝業報。汝觀是業上中下報。汝今應修不放逸行。時諸天衆。見此業報希有之事。于生死中。皆生厭心。而說頌曰

欲樂虛妄本性羸劣欲樂所迷

不見怖畏若信欲情無所利益

善業既盡臨終乃覺勝樂充滿

必有衰變如是著樂失之增惱

若天世間墮于地獄身心大苦

一切逼惱此苦難量第一辛酸

愛別離苦複過于是愛離現前

諸天常有愚者不見愛心所诳

初美虛诳爲欲所欺百千萬億

京姟兆載得欲還失不可常保

善業爲因得樂果報無因無果

亦如無樹如毒害命放逸亦然

如火焚燒如刀如戟初如親友

後成怨敵如魚吞鈎放逸亦然

天龍人鬼及阿修羅皆爲放逸

得大衰惱天王當知我等福祐

令王于此示生死獄

時諸天子。說是偈已。複作是言。天王。雲何得知。誰示天王如是之法。時天帝釋告諸天子。汝今谛聽。當爲汝說。吾于此天初生之時。宿舊天子。名須摩羅。是吾第一之親友也。從彼次第聞如是事。如迦葉佛。爲調諸天。來至于此。迦葉如來。見諸天子心大放逸。爲欲利益諸天子故。以憶念神通。化作如此業影之壁。留此樹中。我于爾時其心放逸。須摩羅天。示我此法。汝于今者勿得放逸。何以故。一切有爲。無常破壞。汝等天子。若心放逸。當入此樹。自觀己身上中下色。則自愧恥。若有天子。信不放逸。當示此法。何以故。此是如來。爲利衆生。示如是事。調伏諸天。于業鏡地。令住善道。還閻浮提。我從如是大德之天。聞此希有難見之事。我時聞已。爲離放逸。與諸天衆。來至于此。令諸天衆皆得慚愧是故我今示于汝等業鏡之壁上中下業。汝等天子。慎勿放逸也。爾時天帝釋複告天衆。當共汝等。詣第二樹。觀諸業鏡。往昔之時。迦葉如來。于此樹中。示現變化。利益一切。放逸諸天。觀于生死諸業之網。我今示汝。釋迦天王。說是語已。頭面頂禮迦葉如來。即出其門。出已還閉。有余天衆。歌舞戲笑。作衆伎樂。歡娛受樂。見天帝釋。即來親近。頭面敬禮。樂行歌舞。互相娛樂。以缽頭摩諸蓮花等。互相打擲。時諸天衆。從樹出者。向放逸天。說其所見希有之事。是時放逸諸天子等。以心放逸。于希有法。不聽不信。時天帝釋。爲攝放逸諸天子故。亦共遊戲于蓮花池。種種音聲。天諸伎樂。互相娛樂。以天鬘天衣而自莊嚴。入于種種園林之中。遊戲受樂。以善業故。時諸天衆。與天帝釋。入于業鏡。見業報者。皆不遊戲。如無學人。所作已辦。離放逸行。安立而住。見諸天衆耽著放逸。生悲愍心。作如是言。此諸天子。心著放逸。不知當退。隨業流轉。墮于地獄餓鬼畜生。順煩惱業。不離一切生死業行。隨業所作。或善不善。如是之業。得如是報。如是天子。觀放逸天。生悲愍心

時善法殿諸天子等。白帝釋言。以天王恩。令我天衆受五欲樂。遊戲諸天。種種園林。遊戲受樂。雲何天王。不攝我等。爾時天帝釋。爲諸天衆。而說頌曰

天子汝著樂多行于放逸

放逸愛著故不見真實谛

若常放逸心則無有善報

離于善業者則墮于地獄

一切諸愛著皆當有別離

汝等不覺知須臾必終沒

命欲臨終時諸根皆壞滅

方乃知苦惱忽至無能免

譬如旋火輪如乾闼婆城

三界皆無常亦如水泡沫

譬如水聚沫愚者依覆護

于無常法中而心生喜樂

非天亦非人夜叉龍鬼神

臨終業所系無人能救護

念死時未至當修于善業

死王甚暴惡莫于後生悔

我今教敕汝慎莫行放逸

汝爲愛所覆馳騁諸境界

境界系縛汝是諸地獄因

是故應舍離以求安隱處

時天帝釋。爲諸天衆。說是法時。諸天放逸。曾不在念。唯除已見業鏡地者。皆生厭心。白帝釋言。願入第二娑羅之樹。此樹乃是迦葉如來爲欲利益放逸諸天所化業網。示生死報業鏡之壁。示諸天衆。時天帝釋。知放逸天樂于遊戲。令詣異處。與不放逸諸天子等。至第二樹。至于樹已。手執金剛擊此大樹。其門即開。釋迦天主及諸天衆。心生歡喜。共入樹中。天衆入已。見諸園林。昔所未睹。甚可愛樂。一切所須皆悉具足。多有種種無量衆鳥。蓮花池水。衆花莊嚴。無量金樹。一切愛樂。微風來吹皆大歡喜。七寶山峰。衆鳥妙音。如意之樹。猶如日光。其光普照。如日之光。是娑羅樹。複有飲食。充滿河中。香味流溢。最妙第一種種妙香。五根所得。五種境界相應之樂。甚可愛樂。大德諸天。聞之樂著。何況余天。時天帝釋。示諸天衆。一切園林。可愛殊妙樹外蓮花園林流池。十六分中不及其一。時天帝釋。悉共諸天。複往詣于毗琉璃山。其山清淨第一無比。于其山頂。有千柱殿。毗琉璃寶之所成就。赤蓮花寶以爲欄楯。黃金爲地。其琉璃殿。長五由旬。廣三由旬。迦葉如來。化所成就。時天帝釋。共諸天衆。乘七寶階。升琉璃殿。得見迦葉如來影像。如迦葉佛在殿說法時。天帝釋及諸天衆。合掌恭敬。禮如來影。深生信敬。禮拜既訖。以偈贊佛

如來世間無上尊得真解脫如實谛

其影寂靜妙無比能開無上解脫道

若人常禮如來者淨信無垢心寂靜

其人永脫怖畏有常得安隱勝樂處

如是寂靜奇妙法演說此句寂滅處

此佛如來所說法示諸衆生涅槃道

若有衆生念此法是名勇健無畏人

則能得于無上處常樂無惱心安隱

若有衆生念真谛則如渡者升船栰

三界之海惡洄澓如是之人能超渡

如來正覺世間眼普觀諸法無不遍

此佛光明無倫匹一切諸光無與等

衆生憶念自濁心愚癡嗔恚欲垢等

智慧大水甚清淨洗除一切衆生垢

一切衆生不能見外道慢心莫能了

其法清淨離塵垢世尊普示諸衆生

喜樂放逸無救者如是衆生導師救

渡于生死到彼岸能度無救諸衆生

饒益一切諸世間唯有如來無上尊

以能利益衆生故是故如來最殊勝

如是天帝釋。以淨信心。歎佛影像。低頭合掌。與諸天衆頭面敬禮如來影像。複與天衆低頭合掌。禮于如來所化天衣。如是衣者。如來神力之所任持。時諸天衆。見影像已。皆得離慢。離于放逸。如來所化。影像之色端嚴殊妙。千帝釋天。不得爲比。何況余天。時天帝釋。見如來像神通化影。以此影像。示于憍慢放逸諸天。令離憍慢放逸心故

爾時諸天子。白天王言。憍屍迦。迦葉如來。以何因緣。于此閻摩娑羅樹中。示于業網生死之化。何故不于樹外而化。時天帝釋告諸天子。我亦如是。先疑斯事。彼天示我。令離憍慢。我于往昔。亦問斯事。時彼天子即答我言。希有之法。不可常見。不常見故。見則深信。以是因緣。如來留化。不在于外。非一切人皆悉能見。若化在外。諸天見之。不生希有。或生過惡。以是因緣。于此閻摩娑羅樹內。示留化像。此二樹中。希有神化。樹內之化。第一希有。一切諸天。所不能見。以是因緣。迦葉如來。于此樹內。化留影像及以鏡壁。示生死業。時諸天衆。聞天帝釋說如是事。遠離疑悔

時天帝釋。複示諸天宮殿之壁。廣五由旬。于此鏡壁。初觀見于活地獄十六隔處。殺生之人。墮此地獄。具受無量種種楚毒。如前所說。從地獄出。生餓鬼中。多起嗔恚。妒心增長。以刀相害。業網所系。生畜生中。互相殘害。爲人所食。以肉因緣殺害其命。或受惡獸虎豹之形。嗔恚增多。爲人所殺。畜生中死。生于人中。常愛鬥诤。其心鄙惡。兵刃中死。不得長壽。有余善業。生于天中。威德色相減劣不如。壽命短促。若諸天衆。與阿修羅共鬥戰時。被傷而死。于殿壁中。皆悉具見。如是黑繩地獄十六隔處。亦如前說。殺生偷盜因緣力故。墮此地獄。具受無量種種楚毒。受苦既畢。從地獄出。生餓鬼中。以諸刀杖。互相殺害。如前所說。或食屎尿不淨之物。求之難得。有余餓鬼。互相掴裂。身體破壞。或喪身命。餓鬼中死。生畜生中。于曠野中。受遮吒迦餓鳥之身。焦渴燒身。畜生中死。若生人中。刀兵之處。弊惡國土。或中兵刀。饑餓而死。勤苦得食。爲他所奪。設使得食。食不能消。從人中死。若有余業。生于天中色相顔貌。減劣粗惡。所食之味。不如余天。見余天時。生大愧恥。伎樂之音。皆悉不如。壽命短促。如是之業。于此壁上。皆悉見之。時天帝釋。複于殿壁中。見衆合地獄十六隔處。如前所說。殺生偷盜邪淫之人。墮此地獄。具受無量種種楚毒。受苦既畢。從地獄出。生餓鬼中。受于食吐餓鬼之身。壽命長遠。若得飲食。爲余餓鬼之所劫奪。若有眷屬。亦爲餓鬼之所欺奪。複有異鬼。以刀斬截。受大苦惱。辛酸而死。從此命終。生畜生中。受于水牛牛馬之形。壽命長遠。設得飲食。爲他所奪。畜生中死。若生人中。壽命短促。貧窮下賤。妻不貞良。如是之業。于殿壁中。皆悉具見

時天帝釋。複觀業果。于殿壁中。見叫喚大地獄十六隔處。如前所說。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墮此地獄。具受衆苦種種楚毒無量辛酸。從地獄出生餓鬼中。壽命長遠。或受錐身餓鬼之形。或受針頸餓鬼之形。隨業所受。常困饑渴。若有眷屬。爲他所奪。或生食毒餓鬼之中。毒火所燒。餓鬼中死。生畜生中。在大曠野。互相殘害。叠相食啖。畜生中死。若生人中。身色憔悴。無有威德。若有余業。得生天中。身量形貌。皆悉減劣。一切衆寶莊嚴之具。光明微少。不爲天女之所愛敬。天女背叛。舍至余天。須陀鮮味。智慧薄少。心不正直。爲余天子之所輕笑。若諸天衆。與阿修羅鬥戰之時。爲他所殺。以余業故

爾時釋迦天王。複共諸天衆。于寶殿壁。見大叫喚地獄十六隔處。是中衆生。受種種苦。如前所說。若有衆生。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醉亂。墮此地獄。具受無量種種楚毒。受苦既畢。從地獄出。生餓鬼中。處處逃走。有大惡鬼。拔出其舌。出已還生。餓鬼中死。生畜生中。受迦頻阇羅雉鳥之身。以自音聲。而喪其命。以其妄語余業緣故。畜生中死。若生人中。受業果報如前所說。有所言說。人不信受。若有善業。生于天中。其聲嘶破。粗惡鄙濁。不善歌頌。一切天衆不信其言。不能宣說美愛正語。如余天衆。以本妄語余業緣故

時天帝釋。複于殿壁。觀焦熱地獄十六隔處。是中衆生。具受種種無量苦惱辛酸楚毒。業之果報。如前所說。受罪既畢。從地獄出。生餓鬼中。受食不淨餓鬼之身。受大苦惱。五倍于前。餓鬼中死。生畜生中。在于大海。受摩竭魚身。畜生中死。若生人中。容貌醜陋。唇口粗大。人所惡見。人中命終。若有余業。得生天中。身光減劣。如前所說。一切天衆之所輕賤

大焦熱地獄。阿鼻地獄。此二地獄。業之果報。不作化現。何以故。恐天心軟。見之喪命。若見如是二地獄者。則大怖畏。是故不化此生死報。時天王釋觀察是已。以偈頌曰

譬如諸微塵在于虛空中

風吹而旋轉諸業亦如是

和合有別離苦樂亦如是

因業之所轉非是無因緣

今此業化處牟尼如實知

化無量業網諸心之種子

心集業難知唯除諸如來

種種諸業系輪轉于世間

業網有大力能受百千萬

那由他劫數種種諸生死

譬如繩系鳥雖遠攝則還

業繩系衆生其事亦如是

爾時天帝釋。示諸天子希有事已。衆生無量決定之業。及不定業。現報所受。生報所受。余報所受。複有三種。善不善業及無記業。示如是等無量業網。迦葉如來。所化影像。與諸天衆。禮拜既訖。從此閻摩娑羅樹中而出。天衆出已。帝釋還閉娑羅樹門。帝釋既出。見余天衆放逸遊戲以自娛樂受五欲樂。爾時天王。見此事已。心生憐愍。而說頌曰

畜生雜形類爲放逸所诳

若食若愛欲貪心常愛樂

本行于善業天中食報盡

如是放逸人命終何所趣

放逸怨自壞業風之所吹

猶如樹傾倒墮于諸道中

百千那由他天中受生死

而不起厭離不生憂怖心

爾時帝釋。說此偈已。至諸放逸天子衆中。諸天子等。心生敬重。供養恭敬。時天帝釋。爲攝其心。與此天子遊戲種種園林之中。不入閻摩娑羅樹間。諸園林中遊戲受樂。時天帝釋。與其眷屬諸天大衆。詣善法堂。閻摩娑羅所住諸天。受天之樂。乃至愛善業盡。命終還退。隨業流轉。墮于地獄餓鬼畜生。若生人中。受第一樂。主大園林。常受安樂。以余業故。生摩羅耶國。主栴檀林。大富豐樂

複次比丘。知業果報。觀三十三天所住之地。彼以聞慧。見三十三天第二十五地名速行地。衆生何業而生彼天。見有衆生。行于善業。其心質直。離于谄曲。不惱衆生。信于果報。行正見業。大修布施。大富饒財。見有衆生。入于大海。以求財寶。以大船舫。施此商人。諸商人等。得此船舫。多獲財寶。持用布施。修諸福業。如是船主。以船施之。不求恩惠。不受其報。雲何不盜。若行道路。有諸賊軍。破壞村柵。或畏官軍。逃避村柵。入此村中。乃至不取糠稭草葉。信業果報而生怖畏。非畏王法。是名不盜。雲何不殺生。乃至濕生蚰蜒之類終不故殺。心不念殺。若有衆生。造作罝羅罟網機撥坑陷。殺諸虎狼禽獸之屬。即以財物。贖命令脫。其心不悔。亦教他人。令住善道。作如是等種種善業。是持戒人。不殺不盜。憶念善業。皆得成就。若有所作。一切天衆。皆共贊善。顔色清淨。諸天供養。是則名曰現業果報。是善業人。從此命終。生于三十三天之上。名速行地。生彼天上。以善業故。第一莊嚴。一切衆生。不能分別如是天處甚可愛樂。天子既生。其身光明。受第一樂。身無骨肉。亦無垢汗。無有怨敵。亦無怖畏無所追求。離于嫉妒。無不愛樂。無病怖畏。唯除退時。無有王怖。心多放逸。遍見諸地皆可愛樂。五欲自娛。無量境界。遊戲受樂。毗琉璃樓。黃金欄楯。種種樹林。蓮花林池。七寶所成。鵝鴨鴛鴦。以爲莊嚴。出于種種微妙音聲。山谷之中。多饒衆鳥。須彌山峰。七寶莊嚴。蓮花池中。金銀真珠。以爲底沙。種種寶樹。如日光明。金毗琉璃。以爲樹枝。衆花莊嚴。無量衆蜂。以爲嚴飾。須彌山窟。第一衆寶。以爲莊嚴。其地柔軟。七寶高峰。其高峰中。衆華妙香。周匝嚴飾。隨念而生。複有異處。燈樹莊嚴。如意之樹。百千光明。莊嚴奇特。百千天女。以爲圍繞。歌衆妙音。共相娛樂。如是天衆。隨所觸見。皆受快樂。耳聞衆音。心皆愛樂。若聞諸香。無量功德。皆悉具足。若以身觸。無不愛樂。隨心所念。一切皆得。無有因緣能奪其樂。如是天子。百千天女。而爲圍繞。共余天衆。往詣山峰。其峰名曰一切勢力。一切皆是如意之樹。莊嚴山峰。流泉河池。生衆蓮花。以爲莊嚴。無量百千天衆圍繞。毗琉璃寶。以爲樹枝。遍覆其上。百千重閣。以爲莊嚴。無量衆鳥。出妙音聲。以善業故。此山峰中。成就如是種種諸樂。善業爲本。非無因生。亦非他作。此人受報。非自在天歡喜故與

爾時天子。上此山峰。見諸天子無量百千光明悉等與已無異。于此峰中。與諸天子天女。作衆伎樂。出妙音聲。娛樂受樂。此諸天衆。其身光明。色量受樂。皆悉具足。谛視瞻仰。衆蓮花鬘。以爲莊嚴。聞衆歌音。心生愛樂。皆服天衣。無有線縷經緯之別。如是諸天。其身皆悉具足光明

爾時天子。升山峰已。見諸地界。各各差別。見諸河流光明之輪。以善業故于此天中。住于二處。種種清淨莊嚴之地。衆樂成就。如前所說。何故名曰速行地耶。如此天衆。有大勢力。若諸天衆。與阿修羅鬥。能于人中。一眴目間。打阿修羅。還至本處三十三天。故名速行。以前業故。得相似果。以本施人速行之船。令渡大海。多獲珍寶。布施修福。是故得此速疾果報。如是天子。手執器仗。甚大迅速。以善業故。久受天樂。善業既盡。五衰相現。身體汗流。身光卒滅。如燈油盡。一切諸根。亦複如是。于五欲中。悉無樂味。見余天衆。即生愧恥。一切天女。皆悉背叛。是時天子。見其天女。背已趣他。生二種苦。一者妒嫉苦。二者愛別離苦。此二種苦。自燒其心。過于猛火。若于先世。有偷盜業。爾時自見諸天女等。奪其所著莊嚴之具。奉余天子。若于先世。有妄語業。諸天女等。聞其所說。生顛倒解。謂其惡罵。若于先世以酒施于持戒之人。或破禁戒。而自飲酒。或作麴釀。臨命終時。其心迷亂。失于正念。爲如是等二倍悔熱之所惱亂。墮于地獄。若于先世。有殺生業。壽命短促。速疾命終。若于先世。有邪淫業。見諸天女。皆悉舍已。共余天子。互相娛樂。是則名曰五衰相也。以其持戒五種缺故。業網所縛。受如業報。若行放逸。死王所牽。如是一切缺漏持戒。爲生天故。而持禁戒。無常速壞。爾時則爲業繩所縛。墮于地獄餓鬼畜生。如是觀天無常之樂。如目所見。初雖有愛。畢歸磨滅。動壞無常。如電不住。觀于一切諸欲過惡。而說頌曰

飲于放逸酒諸天嗜癡飲

退墮于地獄大猛火圍繞

初染于愛欲嗔恚熱惱心

癡心所迷惑但空無有實

爲伎樂音聲虛妄所诳惑

不覺退沒苦畢竟不可免

見諸天女時令天心轉變

畢竟當舍離退墮于異趣

觀諸女人性不離于女人

富樂則親近衰變則舍離

如野鹿信遊信欲亦如是

後若得衰變心輕而舍之

不念恩敬養亦不念親友

若遭衰變時即舍不複念

猶如衆蜜蜂舍于萎變花

女人亦如是衰至則舍離

不觀善愛心輕躁念愛欲

女人性如是如蜜雜毒藥

惑欲致愚癡巧辭增癡惑

女人難可信智者所遠離

女色诳天人悉令心迷惑

至于未來世不能少利益

天人及夜叉龍阿修羅等

羅刹毗舍遮皆爲女幻诳

如是諸欲樂從于境界生

臨至命終時諸樂皆亡失

一切諸天衆園林而莊嚴

爲死繩所縛欲系而將去

欲樂不能救何用諸彩女

溥天諸世間死王悉將去

如是比丘。觀諸天子退沒相已。生慈悲心。厭離欲境。如是天子。自業所資。隨其至處。業繩所牽。常不放逸。複有余天放逸愛樂遊戲受樂。馳諸境界。如人乘馬。遊戲一切園林之中。受放逸樂。乃至愛善業盡。命終還退。隨業流轉。墮于地獄餓鬼畜生。若生人中。常生樂處第一富樂。多饒財寶。或爲國王。或爲大臣。多有象馬駝驢騎乘。行不步涉。無有疲惓。以余業故

複次比丘。知業果報。觀三十三天所住之地。彼以聞慧。見第二十六地。名曰影照。衆生何業。而生彼天。若有衆生。能總護持七種之戒。得相似果。以思修心。正見相應。不殺不盜。善持禁戒。是持戒人。作樂因故。持世間戒。乃至不盜微細之物。離于偷盜。若其住止近于海側他攝之地。海潮所出。珂貝魚[蟲*奉]。如是種種一切衆物。不以盜心取此諸物。此善業人。信于未來。畏業果報。非爲王法。是名不盜。雲何不殺生是善業人。信于未來。畏業果報。善思直心。不惱衆生。離惡知識。以求樂故。不殺衆生。或遊河中。或行山谷其人爲于影鬼所執。甯舍自身。不害影鬼。不以毒藥置于影中。恐害鬼命。雖知方便。而不殘害。若單都鬼。知殺方便。守戒不爲。或以水照。或以鏡照。或以日光。其人知殺而不加害。亦不報怨。自舍身命。不殺衆生。是善業人。身壞命終。生三十三天影照之地。生彼天已。以善業故。其身光明。五樂音聲。受第一樂。衆樂具足。于須彌地遊戲娛樂。與千天女。以爲圍繞。閻浮檀金。以爲其地。間錯莊嚴。複于閻浮檀金山峰之中。遊戲受樂。如意之樹。隨心所念。悉從樹生。如是久時。與諸眷屬。受于天樂。複往詣于外影之林。閻浮檀金。以爲樹林。莊嚴園苑。金樹銀葉。青毗琉璃。以爲其果。銀樹金葉。毗琉璃果。以爲莊嚴。外影林中。既遊戲已。複詣異處。漸次遊觀。孔雀衆鳥。七寶雜色。種種廁填。莊嚴其身。天子見已。入彼林中。與孔雀諸鳥。互共遊戲。時孔雀鳥。見天子來。出于種種美妙之音。天女歌音。十六分中不及其一。是時天子作如是念。我今當乘此孔雀鳥。與諸天女遊戲山峰。處處遊觀。以善業故。隨其所念。孔雀天鳥。即近天子。化爲大身。有大色力。端正莊嚴。殊特轉勝。爾時天子。與諸天女。乘此孔雀。于須彌山。處處山峰。隨心所念。悉往觀察。一一花池。一一山峰。如是一切。山峰花池。皆遍瞻視

爾時四大天王。護世界者。欲至三十三天。說閻浮提法以非法。是時天子。于虛空中。路逢護世四大天王。而問之言。汝等相隨從何所來。爾時護世答天子曰。我從第一善業可愛處來。其處多有蓮花園林河池具足種種莊嚴。而從彼來。欲詣三十三天。向釋迦天王。說閻浮提法以非法。爾時天子。聞于護世四大天王說是語已。生希有心。乘于衆寶大力孔雀。隨念而行。無所障礙。從天來下。向閻浮提。如第二日。以希有心。遍觀一切閻浮提中。園林花池。河流泉源村營城邑。具足觀之。閻浮提中。諸婆羅門。邪見外道。諸相師等。見此相已。作如是說。是八臂天。乘伽樓羅金翅鳥王。從天來下。向閻浮提。觀于世間。但作如是妄分別說。複有邪見異道諸婆羅門。作如是說。此是摩醯首羅自在天子。名鸠摩羅童子之天。乘于孔雀。從天來下。向閻浮提。擁護世間。複有邪見異道諸婆羅門。作如是說。摩醯首羅。乘于白牛。造作世間。能壞世間。名爲作者。能作世間。如是邪見外道諸婆羅門。種種分別。種種贊歎。造作諸論。非實見實。如是一切。諸婆羅門。破壞正法。第一愚癡。亦教他人。令其邪見

爾時天子。既觀察已。還于天宮。如是外道。以愚癡心。不實說實。不如實見。于劫初時。此天來下。外道見已。不如實知。如是邪見。外道諸婆羅門。自生分別。轉爲他說。如是外道。不如實見。爾時天子。既至天宮。向余天衆。說如是言。我至閻浮提見其國界。其地平正。園林花池。柔軟可愛。時諸天子。聞其所說。或乘白象。或乘孔雀。種種騎乘。或身乘空。悉遍觀察須彌山已。次第而下。至閻浮提。或于河池山林靜處。暫下止住。令諸外道婆羅門等。皆名此處。爲福德地。在此地中。苦行持戒。謂福德處。如是虛妄。次第相傳聞之心著。謂有真實

爾時天子。初下之時。有婆羅門。見此天子。自生分別。或言。此是大梵天王。或言。此是摩醯首羅。或言。此是八臂天王。或言。此是自在天子。鸠摩羅童子天。各生分別。此是梵王所住之地。此是摩醯首羅自在天王所攝之地。此是八臂天王所攝之地。此是鸠摩羅童子天所攝之地。既分別已。或作邪論。或作贊歎。或自立宗。或自說因。自說譬喻。種種邪見。既自邪見。複以邪見。轉教他人。余人聞已。展轉相教。如是次第。非如實見

本文鏈接:正法念處經 第三十一卷

上一篇:大明三藏法數卷第四

下一篇:大明三藏法數卷第五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