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字幕网资源站 > 雜阿含經>

第二十四卷 雜阿含經

时间:2019-06-04 16:41:45| 作者:求那跋陀罗 译

第二十四卷 雜阿含經

第五誦道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念處。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念處。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如是,比丘,于此四念处修习满足,精勤方便,正念、正知,应当学!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乘道,淨諸衆生,令越憂悲,滅惱苦,得如實法,所謂四念處。何等爲四?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離四念處者,則離如實聖法;離如實聖法者,則離聖道;離聖道者,則離甘露法;離甘露法者,不得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我說彼于苦不得解脫。

若比丘不離四念處者,得不離聖如實法;不離聖如實法者,則不離聖道;不離聖道者,則不離甘露法;不離甘露法者,得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我說彼人解脫衆苦。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四念處集、四念處沒。谛聽!善思!何等爲四念處集、四念處沒?食集則身集,食滅則身沒,如是隨身集觀住,隨身滅觀住;隨身集滅觀住,則無所依住,于諸世間永無所取。如是觸集則受集,觸滅則受沒,如是隨集法觀受住,隨滅法觀受住;隨集滅法觀受住,則無所依住,于諸世間都無所取。名色集則心集,名色滅則心沒,隨集法觀心住,隨滅法觀心住;隨集滅法觀心住,則無所依住,于諸世間則無所取。憶念集則法集,憶念滅則法沒,隨集法觀法住,隨滅法觀法住;隨集滅法觀法住,則無所依住,于諸世間則無所取,是名四念處集、四念處沒。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當說修四念處。谛聽!善思!雲何修四念處?謂內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憂悲;外身、內外身觀住,精勤方便,正念正知,調伏世間憂悲。如是受、心、法,內法、外法、內外法觀念住,精勤方便,正念正知,調伏世間憂悲,是名比丘修四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過去、未來修四念處亦如是說。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善法聚、不善法聚。

雲何善法聚?所謂四念處,是爲正說。所以者何?純一滿淨聚者。所謂四念處,雲何爲四?謂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

雲何不善聚?不善聚者,所謂五蓋,是爲正說。所以者何?純一逸滿不善聚者。所謂五蓋,何等爲五?謂貪欲蓋、瞋恚蓋、睡眠蓋、掉悔蓋、疑蓋。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人執持四種強弓,大力方便射多羅樹影,疾過無礙;如是如來四種聲聞,增上方便,利根智慧,盡百年壽,于如來所百年說法教授,唯除食息、補瀉、睡眠,中間常說、常聽,智慧明利;于如來所說,盡底受持,無諸障礙,于如來所不加再問。如來說法無有終極,聽法盡壽,百歲命終,如來說法猶不能盡;當知如來所說無量無邊,名、句、味身亦複無量,無有終極。所謂四念處,何等爲四?謂身念處,受、心、法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切四念處經皆以此總句,所謂是故,比丘,于四念處修習,起增上欲,精勤方便,正念正智,應當學!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不善聚、善聚。

何等爲不善聚?謂三不善根,是名正說。所以者何?純不善積聚者,謂三不善根。雲何爲三?謂貪不善根、恚不善根、癡不善根。

雲何爲善聚?謂四念處。所以者何?純善滿具者,謂四念處,是名善說。雲何爲四?謂身念處,受、心、法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三不善根,如是三惡行: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三想:欲想、恚想、害想。三覺:欲覺、恚覺、害覺。三界:欲界、恚界、害界。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異比丘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如所說大丈夫,雲何名大丈夫、非大丈夫?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比丘能問如來大丈夫義。谛聽!善思!當爲汝說。

若比丘身身觀念住,彼身身觀念住已,心不離欲,不得解脫,盡諸有漏,我說彼非爲大丈夫。所以者何?心不解脫故。若比丘受、心、法法觀念住,心不離欲,不得解脫,盡諸有漏,我不說彼爲大丈夫。所以者何?心不解脫故。

若比丘身身觀念住,心得離欲,心得解脫,盡諸有漏,我說彼爲大丈夫也。所以者何?心解脫故。若受、心、法法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已,心離貪欲,心得解脫,盡諸有漏,我說彼爲大丈夫也。所以者何?心解脫故。

是名,比丘,大丈夫及非大丈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足而去。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阿難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于路中思惟:我今先至比丘尼寺。即往比丘尼寺。諸比丘尼遙見尊者阿難來,疾敷床座,請令就座。時,諸比丘尼禮尊者阿難足,退坐一面,白尊者阿難:我等諸比丘尼修四念處系心住,自知前後升降。

尊者阿難告諸比丘尼:善哉!善哉!姊妹,當如汝等所說而學。凡修習四念處善系心住者,應如是知前後升降。

時,尊者阿難爲諸比丘尼種種說法,種種說法已,從座起去。

爾時,尊者阿難于舍衛城中乞食還,舉衣缽,洗足已,詣世尊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以比丘尼所說具白世尊。佛告阿難:善哉!善哉!應如是學四念處善系心住,知前後升降。所以者何?心于外求,然後制令求其心,散亂心、不解脫皆如實知。若比丘于身身觀念住,于彼身身觀念住已,若身耽睡,心法懈怠,彼比丘當起淨信,取于淨相;起淨信心,憶念淨相已,其心則悅;悅已生喜;其心喜已,身則猗息;身猗息已,則受身樂;受身樂已,其心則定。心定者,聖弟子當作是學:;我于此義,外散之心攝令休息,不起覺想及已觀想,無覺無觀,舍念樂住;樂住已,如實知。受、心、法念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取自心相,莫令外散。所以者何?若彼比丘愚癡、不辯、不善,不取自心相而取外相,然後退減,自生障礙。譬如廚士愚癡、不辯,不善巧便調和衆味,奉養尊主,酸醎酢淡,不適其意;不能善取尊主所嗜,酸醎酢淡,衆味和之;不能親侍尊主左右,伺其所須,聽其所欲,善取其心,而自用意調和衆味,以奉尊主。若不適其意,尊主不悅,不悅故不蒙爵賞,亦不愛念。愚癡比丘亦複如是,不辯、不善,于身身觀住,不能除斷上煩惱,不能攝取其心,亦複不得內心寂靜,不得勝妙正念正知,亦複不得四種增上心法、現法樂住、本所未得安隱涅槃,是名比丘愚癡、不辯、不善,不能善攝內心之相而取外相,自生障礙。

若有比丘黠慧才辯,善巧方便,取內心已,然後取于外相,彼于後時終不退減、自生障礙。譬如廚士黠慧聰辯,善巧方便,供養尊主,能調衆味,酸醎酢淡,善取尊主所嗜之相,而和衆味,以應其心,聽其尊主所欲之味,數以奉之。尊主悅已,必得爵祿,愛念倍重,如是黠慧廚士善取尊主之心。比丘亦複如是,身身觀念住,斷上煩惱,善攝其心,內心寂止,正念正知,得四增上心法,現法樂住,得所未得,安隱涅槃,是名比丘黠慧辯才,善巧方便,取內心相,攝持外相,終無退減,自生障礙。受、心、法觀亦複如是。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有一鳥,名曰羅婆,爲鷹所捉,飛騰虛空,于空鳴喚言:;我不自覺,忽遭此難。我坐舍離父母境界而遊他處,故遭此難。如何今日爲他所困,不得自在?鷹語羅婆:;汝當何處自有境界而得自在?羅婆答言:;我于田耕壟中自有境界,足免諸難,是爲我家父母境界。鷹于羅婆起驕慢言:;放汝令去,還耕壟中,能得脫以不?于是羅婆得脫鷹爪,還到耕壟大塊之下,安住止處,然後于塊上欲與鷹鬥。鷹則大怒:;彼是小鳥,敢與我鬥?瞋恚極盛,駿飛直搏。于是羅婆入于塊下,鷹鳥飛勢,臆沖堅塊,碎身即死。時,羅婆鳥深伏塊下,仰說偈言:

;鷹鳥用力來,羅婆依自界,

乘瞋猛盛力,致禍碎其身;

我具足通達,依于自境界,

伏怨心隨喜,自觀欣其力。

設汝有凶愚,百千龍象力,

不如我智慧,十六分之一;

觀我智殊勝,摧滅于蒼鷹。

如是,比丘,如彼鷹鳥,愚癡自舍所親父母境界,遊于他處,致斯災患。汝等比丘亦應如是,于自境界所行之處,應善守持,離他境界,應當學!比丘,他處他境界者,謂五欲境界:眼見可意、愛、念妙色,欲心染著;耳識聲、鼻識香、舌識味、身識觸可意、愛、念妙觸,欲心染著,是名比丘他處他境界。比丘,自處父母境界者,謂四念處。雲何爲四?謂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是故,比丘,于自行處父母境界而自遊行,遠離他處他境界,應當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于四念處多修習,當得四果,四種福利。雲何爲四?謂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于私伽陀聚落北身恕林中。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有緣幢伎師,肩上豎幢,語弟子言:;汝等于幢上下向護我,我亦護汝,叠相護持,遊行嬉戲,多得財利。時,伎弟子語伎師言:;不如所言,但當各各自愛護,遊行嬉戲,多得財利,身得無爲安隱而下。伎師答言:;如汝所言,各自愛護。然其此義亦如我說,己自護時即是護他,他自護時亦是護己;心自親近,修習隨護作證,是名自護護他。雲何護他自護?不恐怖他、不違他、不害他,慈心哀彼,是名護他自護。是故,比丘,當如是學!自護者修四念處,護他者亦修四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大雪山中,寒冰險處,尚無猿猴,況複有人?或複有山,猿猴所居,而無有人。或複有山,人獸共居。于猿猴行處,獵師以黐膠塗其草上,有黠猿猴遠避而去,愚癡猿猴不能遠避,以手小觸,即膠其手;複以二手欲解求脫,即膠二手;以足求解,複膠其足;以口齧草,辄複膠口。五處同膠,聯卷臥地。獵師既至,即以杖貫,擔負而去。

比丘當知:愚癡猿猴舍自境界父母居處,遊他境界,致斯苦惱。如是,比丘,愚癡凡夫依聚落住,晨朝著衣持缽,入村乞食,不善護身,不守根門,眼見色已,則生染著;耳聲、鼻香、舌味、身觸皆生染著,愚癡比丘內根外境被五縛已,隨魔所欲。是故,比丘,當如是學:于自所行處父母境界依止而住,莫隨他處他境界行。雲何,比丘,自所行處父母境界?謂四念處: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尊者阿難與衆多比丘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此諸年少比丘當雲何教授?雲何爲其說法?

佛告阿難:此諸年少比丘當以四念處教令修習。雲何爲四?謂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不放逸行,正智正念,寂定于心,乃至知身。受、心、法法觀念住,精勤方便,不放逸行,正念正智,寂靜于心,乃至知法。所以者何?若比丘住學地者,未得進上,志求安隱涅槃時,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不放逸行,正念正智,寂靜于心;受、心、法法觀念住,精勤方便,不放逸行,正念正智,寂靜于心,乃至于法遠離。若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舍諸重擔,盡諸有結,正知善解脫,當于彼時亦修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不放逸行,正念正智,寂靜于心,受、心、法法觀念住,乃至于法得遠離。

時,尊者阿難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跋祇人間遊行,到鞞舍離國庵羅園中住。

爾時,庵羅女聞世尊跋祇人間遊行至庵羅園中住,即自莊嚴乘車,出鞞舍離城,詣世尊所,恭敬供養;詣庵羅園門,下車步進,遙見世尊與諸大衆圍繞說法。

世尊遙見庵羅女來,語諸比丘:汝等比丘,勤攝心住,正念、正智,今庵羅女來,是故誡汝。

雲何爲比丘勤攝心住?若比丘已生惡不善法當斷,生欲、方便,精進攝心;未生惡不善法不令起;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住不忘,修習增滿,生欲、方便,精勤攝心,是名比丘勤攝心住。

雲何名比丘正智?若比丘去來威儀常隨正智,回顧視瞻,屈伸俯仰,執持衣缽,行住坐臥,眠覺語默,皆隨正智住,是正智。

雲何正念?若比丘內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受、心、法法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是名比丘正念。

是故汝等勤攝其心,正智、正念,今庵羅女來,是故誡汝。

時,庵羅女詣世尊所,稽首禮足,卻住一面。爾時,世尊爲庵羅女種種說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默然而住。爾時,庵羅女整衣服,爲佛作禮,合掌白佛:惟願世尊與諸大衆明日受我請中食!

爾時,世尊默然受請。庵羅女知世尊默然受請已,稽首禮足,還歸自家,設種種食,布置床座,晨朝遣使白佛:時到。

爾時,世尊與諸大衆詣庵羅女舍,就座而坐。時,庵羅女手自供養種種飲食;食訖,澡漱、洗缽竟,時庵羅女持一小床坐于佛前,聽佛說法。

爾時,世尊爲庵羅女說隨喜偈:

施者人愛念,多衆所隨從,

名稱日增高,遠近皆悉聞,

處衆常和雅,離悭無所畏。

是故智慧施,斷悭永無余,

上生忉利天,長夜受快樂,

盡壽常修德,娛樂難陀園,

百種諸天樂,五欲悅其心。

彼于此人間,聞佛所說法,

爲善逝弟子,樂彼受化生。

爾時,世尊爲庵羅女種種說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從座起而去。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波羅奈仙人住處鹿野苑中。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世間言美色,世間美色者,能令多人集聚觀看者不?

諸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若世間美色,世間美色者,又能種種歌舞伎樂,複極令多衆聚集看不?

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若有世間美色,世間美色者,在于一處,作種種歌舞伎樂戲笑,複有大衆雲集一處。若有士夫不愚不癡,樂樂背苦,貪生畏死,有人語言:;士夫,汝當持滿油缽,于世間美色者所及大衆中過。使一能殺人者,拔刀隨汝;若失一滴油者,辄當斬汝命。雲何,比丘,彼持油缽士夫能不念油缽,不念殺人者,觀彼伎女及大衆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所以者何?世尊,彼士夫自見其後有拔刀者,常作是念:;我若落油一滴,彼拔刀者當截我頭。唯一其心,系念油缽,于世間美色及大衆中徐步而過,不敢顧眄。

如是,比丘,若有沙門、婆羅門正身自重,一其心念,不顧聲色,善攝一切心法,住身念處者,則是我弟子,隨我教者。雲何爲比丘正身自重,一其心念,不顧聲色,攝持一切心法,住身念處?如是,比丘,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受、心、法法觀念住亦複如是。是名比丘正身自重,一其心念,不顧聲色,善攝心法,住四念處。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專心正念,護持油缽,

自心隨護,未曾至方,

甚難得過,勝妙微細。

諸佛所說,言教利劍,

當一其心,專精護持。

非彼凡人,放逸之事,

能入如是,不放逸教。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郁低迦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爲我說法。我聞法已,當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須發,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如上廣說,乃至不受後有。

佛告郁低迦:如是!如是!如汝所說。但于我所說法,不悅我心,彼所事業亦不成就,雖隨我後,而不得利,反生障礙。

郁低迦白佛:世尊所說,我則能令世尊心悅,自業成就,不生障礙。惟願世尊爲我說法,我當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如上廣說,乃至不受後有。如是第二、第三請。

爾時,世尊告郁低迦:汝當先淨其初業,然後修習梵行。

郁低迦白佛:我今雲何淨其初業,修習梵行?

佛告郁低迦:汝當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然後修四念處。何等爲四?內身身觀念住,專精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外身、內外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亦如是廣說。

時,郁低迦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時,郁低迦聞佛教授已,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須發,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乃至不受後有。

如郁低迦所問,如是異比丘所問亦如上說。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異比丘名婆醯迦,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善哉世尊,爲我說法。

如前郁低迦修多羅廣說,差別者:如是,婆醯迦比丘,初業清淨,身身觀念住者,超越諸魔;受、心、法法觀念住者,超越諸魔。

時,婆醯迦比丘聞佛說法教誡已,歡喜隨喜,作禮而去,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不受後有。

第二經亦如上說,差別者:如是,比丘,……超越生死。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阿那律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有比丘住于學地,未得上進安隱涅槃,而方便求,是聖弟子常雲何于正法、律修習多修習,得盡諸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

佛告阿那律:若聖弟子住于學地,未得上進安隱涅槃,而方便求,彼于爾時,當內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受、心、法法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聖弟子多修習已,得盡諸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

爾時,尊者阿那律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時,尊者優陀夷、尊者阿難陀亦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

爾時,尊者優陀夷詣尊者阿難所,共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語尊者阿難:如來、應供、等正覺所知所見,爲諸比丘說聖戒,令不斷、不缺、不擇、不離、不戒取,善究竟、善持,智者所歎、所不憎惡。何故如來、應、等正覺所見,爲諸比丘說聖戒,不斷、不缺乃至智者所歎、所不憎惡?

尊者阿難語優陀夷:爲修四念處故。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時,二正士共論義已,各還本處。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爾時,尊者阿難、尊者跋陀羅亦在彼住。

時,尊者跋陀羅問尊者阿難言:頗有法修習多修習,得不退轉耶?

尊者阿難語尊者跋陀羅:有法修習多修習,能令行者得不退轉,謂四念處。何等爲四?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時,二正士共論說已,各還本處。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爾時,尊者阿難、尊者跋陀羅亦在彼住。

時,尊者跋陀羅問尊者阿難:頗有法修習多修習,令不淨衆生而得清淨,轉增光澤耶?

尊者阿難語尊者跋陀羅:有法修習多修習,能令不淨衆生而得清淨,轉增光澤,謂四念處,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時,二正士共論議已,各還本處。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爾時,尊者阿難、尊者跋陀羅亦在彼住。

時,尊者跋陀羅問尊者阿難:頗有法修習多修習,能令未度彼岸衆生得度彼岸?

尊者阿難語尊者跋陀羅:有法修習多修習,能令未度彼岸衆生得度彼岸,謂四念處。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時,二正士共論議已,各還本處。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爾時,尊者阿難、尊者跋陀羅亦在彼住。

尊者跋陀羅問尊者阿難:頗有法修習多修習,得阿羅漢?

尊者阿難語尊者跋陀羅:有法修習多修習,而得阿羅漢,謂四念處。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時,二正士共論議已,各還本處。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所說一切法,一切法者,謂四念處,是名正說。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于四念處修習多修習,名賢聖出離。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出離,如是正盡苦、究竟苦邊、得大果、得大福利、得甘露法、究竟甘露、甘露法作證,如上廣說。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于四念處修習多修習,未淨衆生令得清淨,已淨衆生令增光澤。何等爲四?謂身身觀念住,受、心、法法觀念住。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淨衆生,如是未度彼岸者令度、得阿羅漢、得辟支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如上說。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巴連弗邑雞林精舍。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爲汝說修四念處。何等爲修四念處?若比丘,如來、應、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興于世,演説正法,上語亦善,中語亦善,下語亦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顯示。若族姓子、族姓女從佛聞法,得淨信心,如是修學:見在家和合欲樂之過,煩惱結縛;樂居空閑,出家學道,不樂在家,處于非家,欲一向清淨,盡其形壽,純一滿淨,鮮白梵行,我當剃除發須,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作是思惟已,即便放舍錢財親屬,剃除須發,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正其身行,護口四過,正命清淨,習賢聖戒,守諸根門,護心正念。眼見色時,不取形相;若于眼根住不律儀,世間貪憂、惡不善法常漏于心;而今于眼起正律儀,耳、鼻、舌、身、意起正律儀,亦複如是。

彼以賢聖戒律成就,善攝根門,來往周旋,顧視屈伸,坐臥眠覺語默,住智正智。彼成就如此聖戒,守護根門,正智正念,寂靜遠離,空處、樹下、閑房獨坐,正身正念,系心安住,斷世貪憂,離貪欲,淨除貪欲;斷世瞋恚、睡眠、掉悔、疑蓋,離瞋恚、睡眠、掉悔、疑蓋,淨除瞋恚、睡眠、掉悔、疑蓋,斷除五蓋惱、心慧力羸、諸障礙分、不趣涅槃者。是故,內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外身、內外身,受、心、法法觀念住,亦如是說,是名比丘修四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修四念處。如上廣說,差別者:乃至如是出家已,住于靜處,攝受波羅提木叉律儀,行處具足,于細微罪生大怖畏,受持學戒,離殺、斷殺、不樂殺生,乃至一切業迹如前說。衣缽隨身,如鳥兩翼,如是學戒成就,修四念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尊者舍利弗住摩竭提那羅聚落,疾病涅槃,純陀沙彌瞻視供養。爾時,尊者舍利弗因病涅槃。

時,純陀沙彌供養尊者舍利弗已,取余舍利,擔持衣缽,到王舍城,舉衣缽,洗足已,詣尊者阿難所。禮尊者阿難足已,卻住一面,白尊者阿難:尊者當知:我和尚尊者舍利弗已涅槃,我持舍利及衣缽來。

于是尊者阿難聞純陀沙彌語已,往詣佛所,白佛言:世尊,我今舉體離解,四方易韻,持辯閉塞,純陀沙彌來語我言:;和尚舍利弗已涅槃,持余舍利及衣缽來。

佛言:雲何,阿難,彼舍利弗持所受戒身涅槃耶?定身、慧身、解脫身、解脫知見身涅槃耶?

阿難白佛言:不也,世尊。

佛告阿難:若法我自知,成等正覺所說,謂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道支涅槃耶?

阿難白佛:不也,世尊。雖不持所受戒身乃至道品法而涅槃,然尊者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常行遠離,精勤方便,攝念安住,一心正受捷疾智慧、深利智慧,超出智慧、分別智慧、大智慧、廣智慧、甚深智慧、無等智慧,智寶成就,能視、能教、能照、能喜舍、能贊歎,爲衆說法。是故,世尊,我爲法故,爲受法者故,愁憂苦惱!

佛告阿難:汝莫愁憂苦惱。所以者何?若生、若起、若作,有爲敗壞之法,何得不壞?欲令不壞者,無有是處!我先已說,一切所愛念種種諸物、適意之事,一切皆是乖離之法,不可常保。譬如大樹,根、莖、枝、葉、華、果茂盛,大枝先折;如大寶山,大岩先崩。如是,如來大衆眷屬,其大聲聞先般涅槃,若彼方有舍利弗住者,于彼方我則無事;然其彼方,我則不空,以有舍利弗故,我先已說故。汝今,阿難,如我先說,所可愛念種種適意之事,皆是別離之法,是故汝今莫大愁毒。阿難當知,如來不久亦當過去。是故,阿難,當作自洲而自依,當作法洲而法依,當作不異洲、不異依。

阿難白佛:世尊,雲何自洲以自依?雲何法洲以法依?雲何不異洲、不異依?

佛告阿難:若比丘身身觀念處,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外身、內外身,受、心、法法觀念處,亦如是說。阿難,是名自洲以自依,法洲以法依,不異洲、不異洲依。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摩偷羅國跋陀羅河側傘蓋庵羅樹林中,尊者舍利弗、目揵連涅槃未久。爾時,世尊月十五日布薩時,于大衆前敷座而坐。

爾時,世尊觀察衆會已,告諸比丘:我觀大衆,見已虛空,以舍利弗、大目揵連般涅槃故。我聲聞唯此二人善能說法,教誡、教授,辯說滿足。有二種財,錢財及法財;錢財者從世人求,法財者從舍利弗、大目揵連求,如來已離世財及法財。

汝等莫以舍利弗、目揵連涅槃故愁憂苦惱!譬如大樹,根、莖、枝、葉、華、果茂盛,大枝先折;亦如寶山,大岩先崩。如是,如來大衆之中,舍利弗、目揵連二大聲聞先般涅槃。是故,比丘,汝等勿生愁憂苦惱!何有生法、起法、作法、爲法、壞敗之法而不磨滅?欲令不壞,無有是處!我先已說,一切可愛之物皆歸離散,我今不久亦當過去。是故汝等當知:自洲以自依,法洲以法依,不異洲、不異依,謂內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外身、內外身,受、心、法法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是名自洲以自依,法洲以法依,不異洲、不異依。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本文鏈接:第二十四卷 雜阿含經

上一篇:第二十三卷 雜阿含經

下一篇:第二十五卷 雜阿含經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