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字幕网资源站 > 圓悟佛果禅師語錄>

圓悟佛果禅師語錄第二十卷

时间:2019-06-04 10:57:48| 作者:圆悟克勤

  圓悟佛果禅師語錄卷第二十

  宋平江府虎丘山門人紹隆等編

  偈頌高宗在藩邸三次請升座說偈

  善因招善果。種粟不生豆。大福德人修。大福德人受。八萬四千波羅蜜。一毫頭上已圓成。棒頭喝下承當得。高步毗盧頂上行。

  至簡至易至尊至貴。往還千聖頂[甯+頁]頭。世出世間不思議。彈指圓成八萬門。超直入如來地。

  衆生本來是佛

  放憨放癡貪世味。閑情誰管真如地。有時得。片好風光。十字街頭恣遊戲。

  寓言

  昔聞沈巨浸。一舉十二鳌。持此淨華宿。曾未及秋毫。蒙蒙大象中。出沒安可逃。只自且循緣。著意真徒勞。

  舉民公充座元有偈曰

  休誇四分罷楞嚴。按下雲頭徹底參。莫學亮公親馬祖。還如德峤訪龍潭。七年往返遊昭覺。三載翺翔上碧岩。今日煩充第一座。百華叢裏現優昙。

  示衆

  辦道應須辦自心。心真觸處是通津。直明格外無生忍。端作區中解脫人。吸盡西江龐老口。抟將妙喜淨名身。八風五欲莫能轉。解向塵中轉法輪。

  佛鑒和尚忌辰示衆

  去年正今日。泥牛鬥入海。今年正今日。遍界舒光彩。虛空無相身。佛鑒俨然在。非色亦非心。不小複不大。劫石可移動。個中無變改。要知佛鑒恩。各人明主宰。一句逗群機。志心常頂戴。且道是那一句。吃飯咬著沙。

  示丹霞佛智裕禅師

  二三四七初無間。顯大威光示的傳。把斷關津勿輕放。草深誰顧法堂前。

  示擇言禅人三偈

  參禅參到無參處。窮玄窮徹玄盡頭。渴飲饑餐只恁麽。世間出世沒蹤由。

  機關並是閑家具。玄妙渾成破草鞋。鐵額銅頭超佛祖。橫拈倒捉一坑埋。

  紅塵有底論成道。寒谷無人可作春。苟識拈華微笑意。一番拈弄一番新。

  示若平禅人

  贊弼住山功已立。荷擔長久志彌堅。雲門庵創壓歐阜。天上高天更有天。追複古來清淨刹。他時會見美聲傳。賓主相投膠漆合。相與弘持臨濟禅。

  送智祖禅德

  一句當機領。千差路絕攀。去來長若鑒。喧寂鎮如山。百草顛頭峻。孤雲世外閑。行行牢把著。宜闡上頭關。

  送安首座回德山

  使乎不辱命。臨機貴專對。安禅捋虎須。著著超方外。不惟明窗下安排。掇向禅床拶險崖。拈槌豎拂奮雄辯。金聲玉振猶奔雷。九旬落落提綱宗。衲子濟濟長趍風。解黏去縛手段辣。驅耕奪食尤雍容。夏滿思山要歸去。了卻武陵一段事。勃窣理窟乃胸中。行行不患無知己。臨行索我送行篇。栗棘蓬裏金剛圈。短歌須要數十丈。長句只消三兩言。金毛師子解翻身。個是叢林傑出人。不日孤峰大哮吼。五葉一華天地春。

  送梵思禅老皖山住庵

  脫去羁羅徹辔銜。了無毫末可容參。馬駒兒踏誰禁得。皖伯台前去住庵。

  送達侍者之武陵

  臨濟昔遣將。驗德峤行令。接住與一送。果別探竿影。國師三度喚。聲聲無不領。負汝負吾機。直透千聖頂。古人曾侍香。根器如此警。爾數載巾瓶。己合得正命。今複自帝都。直遊武陵境。打辦俊精神。也要識禅病。截斷風前句。奪取佛祖柄。歸來大誇詫。強將果然猛。

  送修道者

  不下笠子勘俱胝。一句擊出一古佛。如今歸去舊雲庵。參遍諸方善知識。卓卓頂門眼。輝騰如杲日。勉力傳持無盡燈。繼取末山舊蹤迹。

  送諸化士(九首)

  豁達靈明印。腳跟用來了不隔纖塵。曆遊華藏毗盧界。把住牟尼百億身。八寶七珍皆我有。左穿右穴與誰鄰。勞生衮衮堪垂手。乃是通方自在人。

  皎皎林間月。悠悠天際雲。去來非有累。圓缺本無垠。逗水光常淨。爲霖意不群。溪山千萬裏。同異許誰論。迦葉刹竿頭。此老曾饒舌。全體解承當。祖祖何曾別。要明個段事。須善觀時節。遇著與麽人。眼中爲出屑。庶見北山門。戢戢皆雲衲。妙手廣施呈。翻卻骊龍穴。千聖頂[甯+頁]頭。有破天大路。唯是無心人。始能闊著步。恰如履平地。日行千百度。要引滿世間。一齊與麽去。爾垂手入[(纏-糸)+(郊-交)]。應須善回互。鬧哄處相逢。當機宜把住。似過金剛圈。請盡情分付。歸來善法堂。撾取大法鼓。觌面豁開三要印。全機直明正法藏。持去江西顯本宗。三日耳聾無伎倆。要須撒手向孤峰。選甚懸崖千萬丈。欲知稱意得錦鱗。騰身快入驚人浪。

  四料四賓主。三玄及三要。擊石火電光。乃臨濟垂範。既參臨濟禅。亦須自點檢。照用喝下奇。殺活杖頭驗。以此入郊[(纏-糸)+(郊-交)]。大奮姜維膽。光榮作鳳輝。七珍只一覽。無位真人赤肉團。面門出入若爲看。棒頭按正風前令。喝下逼將肝膽寒。不立階梯那事佛。有真規矩得心安。橫身百草顛頭用。插手骊龍窟裏翻。要見衲僧全意氣。如麻萬境莫能幹。大緣唾手間能辦。未信人生行路難。

  撥轉千差向上機。攙旗奪鼓不饒伊。翻身踞地全生殺。始是金毛師子兒。

  吸盡西江匹似閑。作家豈複尚機關。放教性地平如砥。成佛功歸一眴間。

  送慧恭先馳之平江

  一句單提越祖佛。痛劄針錐窮徹骨。出門便作師子兒。敵勝驚群資返擲。平江古來豪俠窟。去去先通個消息。此行不作等閑來。八面清風起衣[衶-中+戒]。

  送景元先馳之毗陵

  當陽提起截千差。誰信風流出當家。要入廛中通一線。等閑開取缽昙華。善專對不辱命。乃見摩醯三眼正。引著群靈使共行。明明直截曹溪徑。

  楊無咎觀察

  昔在皇都參會底。與今豈複有差殊。等閑乘興重拈似。哄堂棒腹一軒渠。

  佛祖命門提在手。放開捏聚更非他。已到懸崖撒手處。從來關捩子無多。

  示善友

  此段本來無向背。要須堅猛力行持。金剛正眼通身是。萬境來侵莫管伊。

  頌月上女因緣

  本來正體徹根源。山入同途只此門。已住如來大解脫。掌中至寶耀乾坤。

  頌黃龍三關

  我手何似佛手。隨分拈華折柳。忽然摸著蛇頭。未免遭他一口。

  我腳何似驢腳。趙州石橋略彴。忽若築起皮毬。崩倒三山五嶽。

  人人有個生緣。蹲身無地鑽研。忽若眼皮迸破。慮他桶底踢穿。

  三毒頌

  溝壑難充一念欲。泥梨永劫苦何堪。悟將萬法皆如幻。慎勿容心瞥起貪。

  未見世間爲大患。焚燒功德莫過嗔。頭頭違順須容卻。喜舍慈悲出六塵。

  羅刹無明徹底癡。翳他正體發狂機。猛操般若金剛劍。永斷渠侬撒手歸。

  妄起渾由三個漢。牽拖六道四生中。倏然調伏無功用。端與毗盧性海通。真贊

  睦州和尚

  辛辛辣辣啀啀喍喍。識濟北爲大樹。拶雲門墮險崖。機峻莫偕言如枯柴。夫是之謂陳蒲鞋。

  死心和尚舍利

  個是黃龍老大蟲。火後晶熒真舍利。萬年如日出世間。與善知識作儀軌。平生斥佛呵祖口。于斯乃驗著實底。留將法子法孫傳。觸處放光常動地。

  六祖大師

  稽首曹溪真古佛。八十生爲善知識。示現不識世文書。信口成章徹法窟。葉落歸根數百秋。堅固之身鎮韶石。皎如赫日照長空。煥若骊珠光太極。定慧圓明擴等慈。所求響應猶空谷。河沙可數德莫量。並出渠侬悲願力。

  楊岐和尚

  三腳驢子弄蹄行。解道缽盂口向天。荷擔他一百二十斤。重擔子牽梨拽杷。無端壞卻慈明禅。

  白雲端和尚

  楊岐腦後眼豈親。透得金塵能幾人扶持臨濟。一拳拳倒黃鶴樓。華劈二祖。鼻孔依前搭上唇。

  五祖演和尚

  山前一片閑田地。松竹引風長襲人。說心說性。老僧個裏是惡口。偏提賤賣。擔版貼秤麻三斤。

  真如哲和尚

  叢林老作世無俦。凜凜威光四百州。一擊鐵關如粉碎。恩大難將雨露酬。

  丹霞佛智裕長老請贊

  奮雷霹雳赤肉團。壁立星飛電擊。臨濟命脈渠侬。突出蓦地面門。拶出初無一物。三玄三要輝赫分付佛智。碎卻人窠窟。與祖宗雪屈。咄。

  華藏民長老請贊

  臨濟正法眼。從這瞎驢滅。父子不相傳。神仙有秘訣。豈顧殃及兒孫。且圖眼中出屑。逢人好一劄。切忌向渠說。

  道洙首座請贊

  紫羅帳裏撒真珠。夜明簾外提巴鼻。句下三要三玄。何人親得的旨。面門無位真人。放渠出一頭地。

  梵思維那請贊

  單提臨濟正法眼。當機密付要瞎驢。無位真人幹屎橛。棒頭喝下絕名模。當年海會大蟲咬。今日歐峰舉似渠。圓悟不惜兩莖眉。洪爐焰裏綻芙蕖。

  惟祖知藏請贊

  掃蕩佛祖不存性命。鐵樹華開神駒十影。圓悟傳來臨濟禅。忽雷蓦震千峰頂。

  法一書記請贊

  化城踏破寶所非留。當陽截斷機關。透出百草顛頭。揮臨濟之吹毛。駕慈明之巨舟。頭角相似氣類相投。全機一喝分賓主。須信渠侬得自由。

  子文監寺請贊

  威如猛虎出深林。皎若銀蟾轉太清。望之俨如即之也溫。闡摩醯正眼于頂[甯+頁]。突無位真人于面門。有誰領此。豈可顯言分付子文。

  道元禅客請贊

  臨濟正法眼藏。突出三頭六臂。忿怒蓦撲帝鍾。謾且神通遊戲。圓悟當胸一拳。鎖斷衲僧巴鼻。

  德珂禅人請贊

  眼裏有瞳子。頂門亞一指。放出金剛圈。舉世提不起。個中領略要渠侬。鐵作脊梁金作齒。恁麽便行喪兒孫。不恁麽行校些子。滅卻正眼瞎驢邊。圓悟風光動天地。

  景元侍者請贊

  生平只說聱頭禅。撞著聱頭如鐵壁。脫卻羅籠截腳根。大地撮來墨漆黑。晚年轉複沒忉忉。奮金剛錘碎窠窟。他時要識圓悟面。一爲渠侬並拈出。

  法昭維那請贊

  大包無外細入毫芒。現寶華王隨處道場。建立掃蕩正體堂堂。一語壁立濟濟锵锵。渠侬此面目何人解。提將圓悟栗棘蓬。觌體沒商量。克賓話把播諸方。

  韓朝議請贊

  撥轉上頭關。千聖須卻步。唯許個中人。要通一線路。具茨脫諸緣。投誠信此事。誓無雜用心。長時箭相柱。貌出山野姿。踞不蔭高樹。按杖正令行。提持那一句。善財鞠躬前。風神全體露。氣類自相同。美哉名父子。

  惟表知藏請贊

  此著千聖頂[甯+頁]上。臨濟建立大法幢。萬丈懸崖解放身。可以一口吸西江。石火電光猶是鈍。虎肩插翅定無雙。

  勝居禅人請贊

  夜明符燭天。吹毛劍照雪。神威冷森森。紅光阿刺刺。未啓口時當頭截。欲入門來劈面喝。體裁相似可克家。此地不容通水泄。

  若平禅老請贊

  高擁毳袍橫按柱杖。作意提綱截斷伎倆。放出向上一機。千聖魂亡膽喪。于此有人承當。便見千了百當。圓悟杖頭一滴禅。西江十八灘俱漲。

  昙玩禅德住頭陀岩庵請贊

  盤陀石上橫按柱杖。睟質俨然曾無伎倆。不施栗棘金圈。不愛起模畫樣。頭陀岩頂偶行拳。打著渠侬也沒量。

  懷祖知殿請贊

  瘦而精健老有余韻。鼓兩片皮說法無吝。掃並情識不留纖眹。七處道場恰如一瞬。有個不顧危亡僧剛地要來沖雪刃咄。

  文皓禅人請贊

  岷峨濯秀屹西南。氣象盤回郁翠藍。英傑間生從古習。豈容凍膿辄相參。自不將領玷闾裏。賴有舌本操玄談。得請居閑皓目擊。持歸先爲結茅庵。

  蘊遇小師請贊

  日面月面並現。印空印水雙彰。機先不留眹迹。格外亦絕承當。父子至親路別。各各頂有圓光。切恐與人明破。此門豈可商量。

  禅人寫真求贊(二十首)

  泡幻中出枯木朽株。頂缺神骨額無圜珠。曾遭海會毒龍咬。快意追風天馬駒。施設千種巧。其實一物無。若憑這個見。至了不識渠。混沌未分時。無此個面孔。泡幻既張皇。乃具足十種。胸次不立纖塵。口角波濤洶湧。唯有一件長。愛打破漆桶。

  乍嗔乍喜渾只由爾。最愛謾人搖唇弄嘴。忍草遍地生。何曾澆法水。傾倒心肝一句禅。個些兒子猶呈瑞。

  模子中脫出。佛果老古錐。萬緣休歇處。端坐不言時。移刻定動奮迅全威。爲人到徹骨。不惜兩莖眉。

  挈挈似紅藥。跛跛如雲門。殊無二老實。空蘊二老文。放下會事索破沙盆。寶鑒一塵秋空片雲。

  一見便見了本來面。敏手丹青應緣而現。漸近縱心愈見強健。唯用金圈栗蓬。要須千煆百煉。撒手萬仞崖。頂門廓正眼。

  幻出成相真蘊。其中挺然骨目。四座生風傳不可傳之心。振不可振之宗。老出皇都晚住歐峰。只這沒回互。領略在渠侬(咄)

  句中沒禅格外無玄。當面不見斷莫可傳。似玉溫潤如月孤圓。氣媚川源光流大千。

  衲衣逋峭活卓卓。片段殘雲籠巨嶽。壁立萬仞近不得。無佛無祖無棒喝。一口吸盡西江水。個是圓悟當頭著。

  相現無相心出非心。如印印空迥絕古今。入師子窟遊栴檀林。脫去羁缰履薄臨深。要識圓悟立處。孤峰萬仞嵚岑。

  紅爐焰裏著點雪。夜明簾外剔金燈。萬丈寒潭冰徹底。妙高峰頂玉棱層。等是渠侬遊曆處。萬機普應初不曾。圓悟老來垂只手。爲問何人似我能。

  利刃斬虛空。神箭穿紅日。用吞十方口。吹此無孔笛。如斯三十年。不費纖毫力。信彩直鈎頭。也有錦鱗食。有眼自承當。慎勿從渠覓。大機要頓發。大用要直截。馬師老百丈。無端已漏泄。臨濟喚火來。坐斷天下舌。此老據胡床。也要恁麽說。說不說。萬裏青天一輪月。

  危坐盤陀風神峻整。橫楖栗筇廓千聖頂。誰是仙陀未言先領。一片風光奪人奪境。圓悟晚來益深沈。華陰山頭百尺井。

  立地可成佛。殺人不眨眼。碎生死窠窟。要個倜傥漢。圓悟從來提此著。風前白雲曾喝散。當家種草可相從。利劍七星光燦爛。

  句裏有出身。突在千聖頂。當機絕籠羅。透徹無邊境。生平秉此金剛王。四喝三玄格外領。面門拶卻太周遮。唯是瞎驢傳性命。

  觌面全真不計疏親。虎頭燕颔未盡渠神。把斷關津不放過。無邊刹海乃比鄰

  太虛寥廓憑誰悟。翻身背擲真師子。透頂透底沒遮攔。千峰峭絕轟一句。略開圓悟上頭關。浮幢刹海闊著步。

  道不在丹青。禅不在面相。強自貌將來。贊之作何狀。且就個現成。爲汝說一上。赤水求神珠。得之由罔象。圓悟老古錐。老來沒伎倆。英禅把將去。滔天滾白浪。

  本無個面目。突出六十七。今汝強圖貌。頂門欠三只。七處入鬧藍。近來稍甯谧。若更打葛藤。豈有休歇日。三十年後與人看。圓悟從前沒窠窟。

  太清之雲明鏡之塵。于無相中蓦現此身。考實究妙以何爲真。不出這個一著最親。透得剔脫與古爲鄰。道絕形相名存至公。對現色身本體全空。要求巴鼻不西不東。月映澄潭風搖古松。十成圓悟誰識渠侬。

  通身無影像。溢目生光彩。動用峭于山。語默深于海。曠劫正如如。個中無變改。跳得圓悟金剛圈。須信大功元不宰。

  真如禅人請贊

  只這嘴面見一乃萬。要是個中人。手親即眼辦。佛果應緣圓悟成現。如如觸處得逢渠。一道神光本無間。

  真了禅人請贊

  丹青有神貌活。圓悟據坐俨如。風光全露捺膝。聾身擡眸直顧。歐峰頂上把要津。一任青冥轉烏兔。

  雜著

  和靈源瞌睡歌

  懵懵懂懂無巴無鼻。兀兀陶陶絕忌諱。任信流光動地遷。不論冬夏唯瞌睡。個中滋味佛不知。空咄蚌蛤與螺師。放身不管臥水底。興發長挨布袋兒。鼻息如雷誰顧得。尋常少見有醒時。沒醒時良有以。要明瞌睡中宗旨。從來一覺到天明。佛來不解擡身起。縱使舒光遍大千。終難換我無憂底。校疏親渾打失。瞌睡根靈莫窮诘。有人契會便同參。睡著須知更綿密。

  修道者若虛庵銘

  修禅道人。隨身卓庵。取名于佛果老子。因與名之若虛。乃會三爲一也。而不出本分事及禅教。永嘉雲。體若虛空沒涯岸。佛經雲。佛真法身猶若虛空。混元雲。深藏若虛。宣尼雲。實若虛。雲一滴滴水一滴滴凍。只麽平常表裏空洞。根塵絕偶六門互用。快住此庵十八不共。要戲罅隙灼然無縫。應物非緣誰爲幻夢。

  破妄傳達磨胎息論

  西方大聖人出迦維羅。作無邊量妙用。顯發刹塵莫數難思議殊特勝因。以啓迪群靈。其方佛順逆開遮。余言余典盈溢寶藏。及至下梢始露一實消息。謂之教外別行單傳心印金色老子以來的的綿綿。只論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立階梯不生知見。利根上智向無明窟子裏瞥破。煩惱根株中活脫。應時超證得大解脫。是故竺幹四七東土二三。皆龍象蹴踏。師勝資強。機境言句。動用語默。有上上乘器格外領略。當下業障冰消。直截承荷。于余時自能管帶打成一片。度世絕流頓契佛地。尚不肯向死水裏浸卻。唱出透玄妙越佛祖。削去機緣鏟斷露布。如按太阿。凜凜神威阿誰敢近。作家漢確實論量。才有向上向下勝妙性理作用纖毫即叱之。不是從來種草。直下十成。煆煉得熟踐履得實。始與略放過。猶恐異時落草負累人。瞎卻正法眼。嗟見一流拍盲野狐種族。自不曾夢見祖師。卻妄傳達磨以胎息傳人。謂之傳法救迷情。以至引從上最年高宗師如安國師趙州之類。皆行此氣。及誇初祖只履普化空棺。皆謂此術有驗。遂至渾身脫去。謂之形神俱妙。而人間厚愛此身。怕臘月三十日慞惶。競傳歸真之法。除夜望影喚主人翁。以蔔日月聽樓鼓。驗玉池觇眼光。以爲脫生死法。真诳谑闾閻。捏僞造窠。贻高人嗤鄙。複有一等。假托初祖胎息說。趙州十二時別歌。龐居士轉河車頌。遞互指授密傳行持。以圖長年。及全身脫去。或希三五百歲。殊不知。此真是妄想愛見本是善因。不覺墮在荒草。而豪傑俊穎之士。高談大辯。下視祖師者。往往信之。豈知失顧步畫虎成狸。遭有識大達明眼觑破居常。衆中唯默觀憫憐。豈釋迦文與列祖體裁。止如是耶。曾不自回照始末。則居然可知矣。海內學此道者。如稻麻竹葦。其高識遠見自不因循。恐乍發意未深入阃奧。揭志雖專跂步雖遠。遇增上慢導入此邪見林。未上一錯永沒回轉。其流浸廣莫之能遏。因出此顯言。庶有志願于大解脫大總持。可以辯之而同入無生大薩婆若海。泛小舟濟接群品。俾真正道妙流于無窮。豈不快哉。

  辯僞

  老漢生平。久曆叢席。遍參知識。好窮究諸宗派。雖不十成洞貫。然十得八九。亦通會示徒。自不造次。不知何人盜竊山僧該博之名。遂將此亂道。爲山僧所出。觀之使人汗下面赤。況老漢尚自未死。早已見如此狼藉。請具眼衲子詳觀之。勿認魚目作明珠也。

  佛事

  爲智海法真和尚入龛

  釋迦雙樹示寂。偃臥吉祥。法真智海告終。端坐行上。四十年道價。七十一生緣。德播寰中聲馳海外。人天敬仰朝野傾崇。此望永作梯航長光佛祖。豈期忙中縮手。鬧裏抽身。最後皇都大作佛事。今則未埋玉樹。先入雲龛。公案現成須至一決。大衆因行不妨掉臂。伎倆不如帳樣。爲瑞爲祥無邊無量。請老和尚且出方丈。

  爲佛眼和尚舉哀

  三十年行道。海上第一人。飒然恁麽去。唯見不酸辛。雖然如是。須知佛眼未曾生未曾死。未曾去未曾來。正與麽時如何。乃指龛雲。我與雪峰同條生。不與雪峰同條死。要知末後句。分明普請大衆齊聲舉。乃雲。哀哀。

  爲佛眼和尚下火

  如來涅槃日。娑羅雙樹間。放出三昧火。阇維金色身。有條攀條無條攀例。故褒山佛眼禅師。道播四海名聞九州。二十年間三據大刹。退席褒嶺宴坐鍾山。以平生所受用栗棘蓬。驅耕夫之牛。以楊岐所付囑金剛圈。奪饑人之食。傳持一大事。提振向上機。衲子雲從諸方景慕。豈謂一彈指頃。坐斷報化佛頭。談笑之間。遽失人天正眼。今則乾坤廓落人境蕭條。雪映高山風清大野。圓頂後相放萬裏神光。大衆正與麽時還委悉麽。看取亘天紅焰裏。華發優昙大地春。

  爲妙禅人下火

  昨日一個正可憐。今朝一個更淒然。翻身踏著曹溪路。妙體堂堂沒變遷。妙師愛參禅。祖佛要齊肩。索然恁麽去。一朵火中蓮。生也浮雲突出。死也空華倏沒。頂後圓同太虛。畢竟非心非佛。大衆。看取一道紅光。燦破無生窠窟。

  爲佛真大師下火

  觸目菩提真解脫。頂門正眼耀乾坤。透得生死關。廓然無起滅。佛真大師。生平滴水滴凍。勇猛截鐵斬釘。舉世重其爲人。聞見莫不欽歎。內侍叢中跳出。衲僧隊裏修行。淵聖錫徽名。皇名賜度牒。驚群伏衆絕類離倫。將謂萬裏前程。豈期百年頃刻今則翻身長往。透出金圈栗棘蓬。頂後圓光應現無生大火聚。佛真佛真。急著眼保雲程。一炬紅光才舉處。毗盧頂上任縱橫。

  爲範和尚下火

  忠臣不畏死。故能立天下之大事。勇士不顧生。故能成天下之大名。衲僧家透脫生死不懼危亡。故能立佛祖之紀綱。昭覺和尚神機峭拔。智辯滔天。肘臂下有符。頂門上具眼。奮喝散白雲底意氣。操打破虛空底鉗錘。一歸錦官兩住雄刹。辟開荊棘路。坐斷是非關。接物利生光揚佛日。臨岐一著擺撥便行。絕後光前頭正尾正。如今既到這裏。可謂世緣畢備。末後殷勤截斷。路頭一堆猛火。大衆且道。畢竟向什麽處去。舉火炬雲。烈焰亘天留不得。當空寶月鎮長圓。

  爲亡僧下火

  五蘊山頭涅槃路。四方八面沒遮襕。通身盡是金剛眼。一粒靈丹火裏燃。

本文鏈接:圓悟佛果禅師語錄第二十卷

上一篇:圓悟佛果禅師語錄第十九卷

下一篇:佛果圜悟禅师碧岩集 序 目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