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字幕网资源站 > 憨山老人夢遊集>

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四十四

时间:2019-06-04 16:32:32| 作者:通炯

  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四十四

  大學綱目決疑題辭

  余十九棄筆研。三十入山絕文字。五十被譴。蒙 恩放嶺外。于今十四年矣。往來持缽五羊。諸子謬推爲知言。時時過從問道。余卒無以應。若虛來實往。愧矣愧矣。間有以禅視者。余則若啞人吃黃檗耳。己酉秋日。偶乞食來。諸子具香齋于法社。余得捧腹。是諸子果我也。食訖。請益。余但吐粥飯氣耳。含羞而別。舟還曹溪。思諸子飽我。非一日矣。竟莫酬嘗。有以顔子問仁章請者。余咿嗚而已。即有言不能遍。遍亦不能盡。而求悅可衆心者。談不易也。以諸子之食難消。腹猶果然。舟中睡足。聞侍者讀大學。聒我疑焉。因取經一章。按綱目。設問答以自決。且引顔子問仁章。以參會之。如鼓刀然。兩半饷而卒業。讀之不成句。非文也。谛思自幼讀孔子書。求直指心法。獨授顔子以真傳的訣。余則引而不發。向不知聖人心印。盡揭露于二百五言之間。微矣微矣。豈無目耶。嗟嗟。余年六十四矣。而今乃知。可謂晚矣。恐其死也。終于泯泯。故急以告諸子。諸子年或過余半。未半者。幸而聞此。可謂蚤矣。如良馬見鞭影。一息千裏。有若鵝王擇乳。豈不以此爲粥飯氣耶。是特有感于一飯而發。願諸子持此以饷天下之餓者。非敢言博施也。己酉中秋前二日。方外德清書于須陽峽之舟中。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大學者。謂此乃沒量大人之學也。道字。猶方法也。以天下人見的小。都是小人。不得稱爲大人者。以所學的都是小方法。即如諸子百家。奇謀異數。不過一曲之見。縱學得成。只成得個小人。若肯反求自己本有心性。一旦悟了。當下便是大人。以所學者大。故曰大學。大學方法不多些子。不用多知多見。只是三件事便了。第一要悟得自己心體。故曰在明明德。其次要使天下人。個個都悟得與我一般。大家都不是舊時知見。斬新作一番事業。無人無我。共享太平。故曰在親民。其次爲己爲民。不可草草半途而止。大家都要做到徹底處。方才罷手。故曰在止于至善。果能學得者三件事。便是大人 兩個明字。要理會得有分曉。且第二個明字。乃光明之明。是指自己心體。第一個明字。有兩意。若就明德上說自己工夫。便是悟明之明。謂明德是我本有之性。但一向述而不知。恰是一個迷人。只說自家沒了頭。馳求不得。一日忽然省了。當下知得本頭自在。原不曾失。人人自性本來光明廣大自在。不少絲毫。但自己迷了。都向外面他家屋裏討分曉。件件去學他說話。將謂學得的有用。若一旦悟了自己本性光光明明。一些不欠缺。此便是悟明了自己本有之明德。故曰明明德。悟得明德。立地便是聖人。此就工夫爲己分上說。若就親民分上說。第一個明字。乃是昭明之明。乃曉谕之意。又是揭示之義。如揭日月于中天。即是大明之明。二意都要透徹 問。如何是至善。答。自古以來。人人知見。只曉得在善惡兩條路上走。只管教人改惡遷善。此是舊來知見。有何奇特。殊不知善惡兩頭。乃是外來的對待之法。與我自性本體。了不幹涉。所以世人作惡的可改爲善。則善人可變而爲惡。足見善不足恃也。以善不到至處。雖善不善。故學人站立不住。以不是到家去處。非可止之地。以此看來。皆是舊日知見習氣耳。今言至善。乃是悟明自性本來無善無惡之真體。只是一段光明。無內無外。無古無今。無人無我。無是無非。所謂獨立而不改。此中一點著不得。蕩無纖塵。若以善破惡。惡去善存。此猶隔一層。即此一善字。原是客塵。不是本主。故不是至極可止之地。只須善惡兩忘。物我迹絕。無依倚。無明昧。無去來。不動不搖。方爲到家時節。到此。在己不見有可明之德在民不見有可新之民。渾然一體。乃是大人境界。無善可名。乃名至善。知此始謂知止。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  一節

  定字。乃指自性本體。寂然不動。湛然常定。不待習而後定者。但學人不達本體本來常定。乃去修習強要去定。只管將生平所習知見。在善惡兩頭。生滅心上求定。如猢孫入布袋。水上按葫蘆。似此求定。窮年也不得定。何以故。病在用生滅心。存善惡見。不達本體。專與妄想打交滾。所謂認賊爲子。大不知止耳。苟能了達本體。當下寂然。此是自性定。不是強求得的定。只如六祖大師。開示學人用心雲。不思善。不思惡。如何是上座本來面目。學人當下一刀兩段。立地便見自性。狂心頓歇。此後再不別求。始悟自家一向原不曾動。此便是知止而後有定的樣子。又雲。汝但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見心體。此便是知止的樣子。所以學人貴要知止。知止自然定 靜字與定字不同。定是自性定體。此靜乃是對外面擾擾不靜說。與定體遠甚。何也。以學人一向妄想紛飛。心中不得暫息。只管在知見上強勉遏捺。將心主靜。不知求靜愈切。而亂想益熾。必不能靜。何以故。蓋爲將心覓心。轉覓轉遠。如何得一念休息耶。以從外求入。如人叫門不開。翻與守門人作鬧。鬧到卒底。若真主人不見面。畢竟打鬧不得休息。若得主人從中洞開重門。則守門者亦疾走無影。而求入者真見主人。則求見之心。亦歇滅無有矣。此謂狂心歇處爲靜耳。若不真見本體。到底決不能靜。故曰定而後能靜 安字。乃是安穩平貼之義。又如安命之安。謂自足而不求余也。因一向求靜不得。雜念紛紛。馳求不息。此心再無一念之安。而今既悟本體。馳求心歇。自性具足。無欠無余。安安貼貼。快活自在。此等安閑快活。乃是狂心歇處而得。故曰靜而後能安 慮字不是妄想思慮之慮。亦不是憂慮之慮。乃是不慮之慮。故曰。易無思也。無慮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又曰百慮而一致。又曰。不慮而遍。正是者個慮字。謂未悟時。專在妄想思慮上求。即一件事。千思萬慮。到底沒用。也慮不到。多思多慮。于心轉見不安。今既悟明此心安然自在。舉心動念。圓滿洞達。天下事物了然目前。此等境界不是聰明知見算計得的。乃是自心本體光明照耀。自然具足的。故曰安而後能慮 得字。不是得失之得。乃是不滲漏之義。聖人泛應曲當。群情畢照。一毫不謬。徹見底原。一一中節。故謂之得。非是有所得也。初未明明德時。專用妄想思慮。計較籌度。縱是也不得。何以故。非真實故。今以自性光明。齊觀並照。群情異態。通歸一理。故能曲成而不遺。此非有所得。蓋以不慮之慮。無得之得。故曰慮而後能得。言非偶爾合節。特由慮而合故。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  一節

  此釋上本末先後之序。以驗明明德親民之實效也。就成己工夫上說。則以明明德爲本。新民爲末。蓋從根本說到枝末上去。今就成物上說。故從枝末倒說到根本處來。以前從一心知止上。做到慮而能得。到此則天下事物。皆歸我方寸矣。今欲要以我既悟之明德。以揭示天下之人。願使人人共悟。蓋欲字即是願力。謂我今既悟此明德之性。此性乃天下人均賦共禀者。豈忍自知而棄人哉。故我願揭示與天下之人。使其同悟同證。但恐負此願者。近于迂闊。難取速效。且天下至廣。豈可一蹴而遍。故姑且先從一國做將去。所謂知遠之近。若一國見效。則天下易化矣。昔堯都平陽。舜宅百揆。湯七十裏。文王百裏。皆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之君也。孰不從願力來。余故曰。欲願力也 身爲天下國家之本。經文向後。總歸結在修身上。可見修身是要緊的事。而此一件事。最難理會。豈是將者血肉之軀。束斂得謹慎端莊。如童子見先生時。即此就可治國乎。豈是身上件件做得模樣好看。如戲場上子弟相似。即此可以平天下乎。故修身全在心上工夫說。只如顔子問仁。孔子告以克己複禮爲仁。此正是真正修身的樣子。隨告之曰。一日克己複禮。天下歸仁。此便是真正治國平天下的實事。若不信此段克己是修身實事。如何顔子請問其目。孔子便告之以四勿乎。且四勿。皆修身之事也。克己乃心地爲仁之工夫也。克己爲仁。即明明德也。天下歸仁。即新民也。爲仁由己。此己乃真己。即至善之地。故顔子隳聰明。黜肢體。心齋坐忘。皆由己之實效。至善之地也。夫人之一身作障礙者。見聞知覺而已。所謂視聽言動。皆古今天下。人人舊有之知見。爲仁須是把舊日的知見一切盡要刬去。重新別做一番生涯始得。不是夾帶著舊日宿習之見。可得而入。以舊日的見聞知覺。都是非禮。雜亂顛倒。一毫用不著。故剜心摘膽。拈出個勿字。勿是禁令驅逐之詞。謂只將舊日的視聽言動。盡行屏絕。全不許再犯。再犯即爲賊矣。此最嚴禁之令也。顔子一聞。當下便領會。遂將聰明隳了。將肢體黜了。一切屏去。單單坐。坐而忘。忘到無可忘處。翻身跳將起來。一切見聞知覺。全不似舊時的人。乃是從新自己別修造出一個人身來一般。如此豈不是新人耶。自己既新。就推此新以化民。而民無不感化而新之者。此所謂一日克己複禮。天下歸仁。正修身之效也。不如此。何以修身爲治國平天下之本耶 心乃本體。爲主。意乃妄想思慮。屬客。此心意之辨也。今要心正。須先將意根下一切思慮妄想。一齊斬斷。如斬亂絲。一念不生。則心體純一無妄。故謂之賊。蓋心邪由意不誠。今意地無妄。則心自正矣。故曰。欲正其心。先誠其意 知與意。又真妄之辨也。意乃妄想。知屬真知。真知即本體之明德。一向被妄想障蔽。不得透露。故真知暗昧受屈。而妄想專權。譬如權奸挾天子以令諸侯。如今要斬奸邪。必請上方之劍。非真命不足以破僭竊。故曰。欲誠其意。先致其知。知乃真主。一向昏迷不覺。今言致者。猶達也。譬如忠臣志欲除奸。不敢自用。必先致奸邪之狀。達于其主。使其醒悟。故謂之致。若真主一悟。則奸邪自不容其作祟矣。故曰。欲誠其意。先致其知 物即外物。一向與我作對者。乃見聞知覺視聽言動所取之境。知即真知。乃自體本明之智光。此一知字。是迷悟之原。以迷則內變真知爲妄想。故意不誠。不誠故不明。外取真境爲可欲。故物不化。不化故爲礙。是則此一知字。爲內外心境。真妄迷悟之根宗。古人雲。知之一字。衆妙之門。衆禍之門是也。今撥亂反正。必內仗真知之力。以破妄想。外用真知之照。以融妄境。格即禹格三苗之格。謂我以至誠感通。彼即化而歸我。所謂至誠貫金石。感豚魚。格也。且知有真妄不同。故用亦異。而格亦有二。以妄知用妄想。故物與我相捍格。此格爲鬥格之格。如雲與接爲構。日與心鬥是也。以真知用至誠。故物與我相感通。此格乃感格之格。如雲格其非心是也。且如驢鳴蛙噪窗前草。皆聲色之境。與我作對爲捍格。而宋儒有聞驢鳴蛙噪。見窗前草而悟者。聲色一也。向之與我捍格者。今則化爲我心之妙境矣。物化爲知。與我爲一。其爲感格之格。複何疑 問。真知無物可對。如何感格于物。答。真知其實內外洞然。無物可對。而感物之理。最難措口。易曰。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寂然不動。知體也。天下之故。外物也。感而遂通。格物也。感通雲者。不是真知鑽到物裏去。以真知蕩然。無物當前故也。真妄心境。不容兩立。外物如黑暗。真知如白日。若白日一升。群暗頓滅。殆約消化處說感通耳。以暗感明。則明成暗。今以明感暗。則暗自謝而明獨立。故雖感而本不相到。而重在明也。物體本虛。以妄取著。故作障礙。今以真知獨照。則解處洞然。無物可當情矣。以寂然不動之真知。達本來無物之幻物。斯則知不待感而自照。物不待通而自融。兩不相解。微矣微矣。故學人獨貴在真知。真知一立。則明德自明。元無一毫造作。大學工夫。所以言明。言知。而修齊治平。皆是物也。

  問。始綱領。說明德。親民。止至善。分明是三件事。今條目上。只說明明德于天下。終歸到致知格物上。若一件事。是何意。答。聖人此意最妙。千古無人會得。此中八件事。單單只重在一個知字。此知字即明德。乃本體也。前雲。第一個明字。有二意。吾向所解致知格物。乃用前悟明一意。工夫已在知止中。止字即寂然不動之知體。知止知字。即第一個明字乃工夫。此一段已知致至極處。知體既極。則誠意正心修身之能事畢矣。如此則明德與新民。分明兩事。今欲明明德于天下。乃用第二揭示昭明之意。則致知格物。亦可就新民上說。且知止而後有定。是已立。謂知所止。則自己腳跟已立定矣。慮而後能得。是已達。謂已于一切事物。通達而不遺。目前無一毫障礙。則法法皆真。豈非已達耶。其所以立。所以達。皆仗真知之力也。故今做新民的工夫。就將我已悟之真知。致達于萬物之中。萬物既蒙我真知一照。則如紅爐點雪。烈日消霜。不期化而自化矣。故雲。致知在格物。物自化。故謂之格。彼物既格。則我之明德。自然照明于天下。民不期新而自新矣。所謂立人達人也。如此則明德新民。只是一事。三綱領者。一而三。三而一也。故此八事。只了明明德于天下一句。且從家國而後及天下者。知遠之近也。明甚 問。如何格物。就能平得天下。答。且道所格之物是何物。即天地萬物。盡在裏許。豈除了天地萬物外。別尋個物來格耶。若格物平不得天下。如何孔子說一日克己複禮。天下歸仁。且道天下又是何物。歸仁畢竟歸向何處去。參參 問。致知格物。與克己複禮天下歸仁。如何消會。答。克己即致知。複禮即格物。天下歸仁即物格 問。學人不會。答。己是物。克是致知。複禮則己化。化己豈非格物耶。天下歸仁。何等太平氣象。是謂物格 問。正心致知。何辨。答。正心乃四勿。先將視聽言動。絕其非禮。但可修身正己。不能化物。若致知專在格物。則達人。其功最大。所以大學。重在致知 問。格物物格先後之旨。答。前八事著先字。總歸重在末後致知上此是說工夫。今從物格說至平天下。著後字。亦是提起知字。要顯向後七事。都是知字的效驗耳。學人要在此知字上著眼。前雲。致知格物者。是感物以達其知。此格字。乃感格之格。今言物格而後知至者。是藉物以驗知體。意謂彼物。但有一毫不消化處。便是知不到至極處。必欲物消化盡了。才極得此真知。如此則物格之格。乃來格之格。所謂神之格思的格字。正是天下歸仁之意。物都來格。方是知之效驗。所以格物。物格。學人須要討分曉。若物都來格了。則一路格去。直到天下平方才罷手。聖人意旨了然明白。只是要真實工夫做出。乃見下落 問。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爲本。既雲只一知字。如何歸到修身上。答。不從修身上做起。不道向虛空裏做。所以聖人分明示汝。克己複禮天下歸仁。以己即己身。乃是我最親之一物。比外物不同。克己乃是我致知先致在己身一物上。若將自己此物格了。然後格天地萬物。何難之有。故通以修身爲本 問。格有三義。謂捍格。感格。來格。答。三義通由一人而發也。請以喻明。昔杞梁之妻善哭。夫死哭之。初哭則裏人惡其聲。厭其人。故聞其哭則掩耳。見其人則閉目。以其哭。異乎人之哭也。其妻亦不以裏人厭惡而不哭。哭之既久。裏人不覺而哀痛之。亦哭。哭則忘其厭惡也。厭惡忘。則心轉而憐之矣。其妻亦不以其人憐己而不哭。終哭之不休。久則通裏人人皆善哭矣。人人皆善哭。則忘其哀痛。而不見若人之爲哭者。人人善哭。哭久則通裏以成俗。俗成則人人皆謂自能哭矣。人人自能哭。則視杞梁之妻。猶夫人也。不異己而與之周旋密迩。則無不忘也。且杞梁之妻之哭。非哭其夫也。哭其天也。天乃終身所依賴者。失則不容不哭也。恸則終天之恨也。以知天不容己。故哭亦不已。奚以人厭惡而可已耶。藉使通裏之人。日日而詢之。哭更哀也。殆非有意欲人憐己也。豈詢而能止之。即自刃在前。鼎镬在後。威而止之不能也。何耶。以此天外無可哭者矣。初哭而人惡之者。以哭之痛。特異于人也。捍格也。哭久而人人皆痛者。以哭之痛。切于人心。故人人皆自痛。非痛杞也。感格也。蓋久而通裏善哭以成俗。則不知哭痛自杞出。抑視梁妻直類己焉耳。斯則來格也。此言雖小。可以喻大。

  此 憨山大師所著大學綱領決疑也。大師居曹溪。章逢之士。多負筆問道。大師現舉子身而爲說法。今年過吳門舉似謙益曰。老人遊戲筆墨。猶有童心。要非衲衣下事也。子其謂何。益聞張子韶少學于龜山。窺見未發之中。及造徑山。以格物物格宗旨。言下扣擊。頓領微旨。晚宋稱氣節者。皆首子韶。繇今觀之。子韶抗辨經筵。晚谪橫浦。執書倚立雙趺隱然。視少年氣節。殆如雪泥鴻爪。非有得于徑山之深。而能然乎。今之爲子韶者。願力不同。其以世谛而宣正法。則一也。扁鵲聞秦人愛小兒。即爲小兒醫。今世尚舉子。故大師現舉子身而爲說法。何謂非衲衣下事乎。子韶嘗雲。每聞徑山老人所舉因緣。如千門萬戶。一踏而開。今之舉子。能作如是觀。大師金剛眼睛。一一從筆頭點出矣。

  萬曆丁巳四月虞山幅巾弟子錢謙益焚香敬題

本文鏈接: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四十四

上一篇: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四十三

下一篇: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四十五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