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字幕网资源站 > 憨山老人夢遊集>

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五

时间:2019-06-04 16:32:24| 作者:通炯

  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五

  贊

  達摩大師渡江贊

  十萬裏西來。端的爲何事。老蕭乍見時。胸中尚疑似。一語不投機。掉臂且休去。折得一莖蘆。欲將橫大地。九年面壁坐。寥寥沒意趣。博得神光臂一支。通身化作光明聚。相逢不必問前程。丈夫自有沖霄志。

  又。

  不是徒來。胸中有事。不遇其人。吞聲忍氣。撩起便行。絕無顧伫。滔滔長江。截流而渡。折蘆一枝。五葉浮空。聊以代步。豈是神通。前程未定。不知何往。誰料少室岩前。又落九年妄想。

  又。

  特來覓知音。相逢不相遇。一語不投機。抽身便休去。折蘆渡長江。腳跟不點地。不是少室岩。幾乎大失利。幸得赤心兒。聊以遮羞愧。賺殺後來人。喚作西來意。

  又半影贊

  狀似蒼鷹。心如攫兔。不是無身。不欲全露。

  又西歸贊

  來太忙。歸太速。憔悴精神。慚惶面目。落得一只破鞋。恰又有皮沒骨。看爾回見尊堂。將甚言句報覆。阿呵呵。屈不屈。惹得兒孫望空哭。

  又。

  此事人人有分。何勞特特西來。只道將本求利。誰知返見疑猜。歸去淒涼無限思。到家始恨手空回。

  又繡像贊

  本無面目。枉費針線。貫穿將來。一毫不欠。縱是全身。只得一半。梁王殿上。少室岩畔。決無如此。許多思算。人道是鼻祖西來。我說是婆心出現。

  又達摩大師贊

  一片苦心腸。遠來當大事。不遇個中人。好生沒意趣。九年面壁坐。冰枯雪已老。不得斷臂漢。此心終不了。只爲當初自著忙。今日始知來太早。

  又。

  其來甚遠。其心甚苦。不遇作家。多遭輕侮。其道既光。其澤愈溥。懸絲命在一莖蘆。博得兒孫不可數。普天匝地盡皈依。此是吾師真鼻祖。

  又。

  有事在心。忍俊不禁。十萬西來。誰是知音。一語不投。九年面壁。不是神光。幾乎狼籍。苦海無涯。掀天波浪。擬之即墮。蹈之即喪。五葉浮空。一花不改。是知我師。至今如在。

  又。

  氣蓋乾坤。心包六合。十萬裏西。來特特爲者著。不是不肯承當。止因不愛摸索。一語不投便渡江。過水何曾不濕腳。九年面壁冷愀愀。謊得神光一臂落。至今大地血橫流。無限家私都抛卻。人道是直指單傳。我道是閑家過活。

  又。

  碧眼胡。碧眼胡。十萬裏來胡爲乎。一語不投忙折蘆。掉頭不顧羞殺吾。嵩山石室冰雪枯。九年面壁嘴盧都。不愀不辨心何孤。忽睜兩眼雙馍糊。問道立者誰之徒。擬待開口喪其軀。一臂墮落心膽蘇。滴血橫流滿江湖。且道此事誰人無。問君不竟胡爲乎。

  又。

  特特而來。尋人不遇。忙折一蘆。抽身便去。少室岩前。全無滋味。賴有神光。少吐其氣。剛留一只臭皮鞋。惹得兒孫嫌破碎。何似當初未到時。長空明月無纖翳。

  又。

  其往太速。其來太早。知之者希。空增懊惱。不是少室岩前。幾乎此心不了。雖雲直指單傳。畢竟門前之繞。兒孫至今播揚。狼籍家私不少。咦。東風吹破樹頭春。落花滿地無人埽。

  又石室達摩大師贊

  蒼岩石室。九年面壁。非是無心。只爲不識。太無聊。沒端的。直待神光雪沒腰。平空一語成狼籍。五葉花開大地春。至今滿眼生荊棘。

  又贊

  既赤手來。包裹何物。把作贓私。便成塗毒。分疏不下。至今負屈。

  六祖大師肉身贊

  一陽來複。暖氣漸臨。三陽滿足。萬物皆春。一陰初至。流火內凝。三陰始交。草木頓零。有力造化。尚使枯榮。何況無生。念念熏蒸。以有入空。四大俱融。以空入有。有則不朽。空有兩忘。適同金剛。山河大地。盡常寂光。是故我師。爲法中王。

  永明大師贊(有序)

  清幼讀心賦。唯心訣。即知師爲光明幢也。既而從雲谷先師。聞說大師日行一百八件方便行。將謂尋常勤勞事耳。竊慕而行之。因是寓目無遺法。以爲善用其心矣。及垂老。至西湖淨慈。入宗鏡堂。禮大師塔影。訪其行事。弟子大壑出自行錄。清展卷默然自失。歎曰。此廣大無邊微妙法行。誠非金剛心。普賢願。不能持其萬一也。況揭心宗而镕教海。示法性而攝群情。非稱法界三輪。何能臻其阃阈哉。清感歎難思。稽首爲之贊曰。

  稽首大師光明幢。普照法界清淨藏。乘大願輪示三業。特爲群生開正眼。親傳佛祖秘密印。融通教海歸一心。陶镕聖凡非比量。頓入實相三昧海。百千妙行顯唯心。萬善同歸一真谛。思惟自有三寶來。此土唯師能護法。是故華夷悉歸仰。盡入慈悲心念中。飛潛動植攝無遺。即以己身代受苦。若非寂滅平等觀。何能了無彼此相。悲哉末法諸愚蒙。不知盡被願力攝。懸此宗鏡照萬法。目前何法非佛事。即此放生一種德。便入毗盧法界門。自心先入衆生心。衆生何能逃淨土。我以湖山爲筆研。不能寫師一毛孔。普願隨喜見聞者。同證吾師大心力。

  諸祖道影略傳贊

  康祖僧會贊

  法身舍利。普遍大地。光明照耀。無處不是。爰有至人。尋光而來。懇求出現。梵刹初開。

  天竺佛圖澄和尚贊

  至人隱顯。其行莫測。透體光明。其用自別。出入帝庭。如狎鷗鳥。脫然歸去。由來時道。

  廬山東林遠公贊

  曠志高懷。遊心淨土。創開東林。以爲初步。蓮漏清聲。流韻至今。凡有聞者。靡不歸心。

  寶志公贊

  至人潛行。迹不可知。從何處來。爲鷹之兒。遊行世閑。人莫能測。擘破面皮。又何必說。

  傅大士贊

  道不在冠。儒不在履。釋不袈裟。無有彼此。但能不生分別心。三教宗師即是你。

  章安法師贊

  影響法化。雲龍風虎。凡立幟者。必有其伍。一家教觀。至師大昌。入多聞海。源遠流長。

  法智法師贊

  台之一家。遠宗龍樹。教觀分明。觸者多悟。五百年來。其維不張。實生吾師。大振其綱。

  不空三藏法師贊

  毗盧灌頂。是爲心印。正令全提。佛魔聽命。奔走龍神。潛消百怪。是故智者。得大自在。

  賢首法師贊

  大法界網。聖凡羅列。獨有一綱。惟師能挈。引萬派流。同歸性海。五教齊收。終古不改。

  清涼國師贊

  秉大智印。範圍法界。入總持門。具四無礙。九尺長軀。百年住世。七帝門師。事不思議。

  圭峰禅師贊

  萬裏封侯。投筆而取。吾師一投。直出生死。性海同遊。真子之印。入法界門。是稱亞聖。

  法照國師贊

  [曼-又+萬]殊大士。將期一見。故金色界。缽中先現。及至入門。如從舊遊。直指極樂。是所歸投。

  玄奘三藏法師贊

  大教東流。其法未普。爰有應真。委命往取。般若流光。相宗大啓。苦海舟航。利濟無已。

  窺基法師贊

  唯識幽宗。義深且玄。惟師揚之。如日麗天。定從兜率。預禀彌勒。不從中來。安知其訣。

  道宣律師贊

  如來設教。三學爲師。定慧所發。以戒爲基。大法東流。此教未光。南山傑出。一振其綱。

  一行禅師贊

  顯密之宗。谶緯之故。大衍一成。陰陽合度。世出世法。靡不該練。五地之行。于師乃見。

  南嶽懷讓禅師贊

  氣概沖天。心虛沒量。攬曹溪水。興波作浪。睡著馬駒。一磚打起。蹴踏橫行。觸者皆死。

  青原行思禅師贊

  天然尊貴。不落階級。一語投機。如蜂得蜜。曹溪一脈。枝分脈衍。從此兒孫。雷驅電卷。

  永嘉無相大師贊

  金錫孤標。生龍活虎。不是老盧。幾遭輕侮。言前薦得。一宿便行。縱然超越。猶是兒孫。

  西江道一禅師贊

  馬駒如龍。牛行虎視。百三十人。一腳蹋地。法流西江。百川東倒。一滴彌漫。潤茲枯槁。

  石頭希遷禅師贊

  獦獠佛性。原自有因。一尋思去。即得其真。踞坐石頭。其路甚滑。縱能行者。也吃一蹋。

  越州大珠慧海禅師贊

  自持寶藏。更向他求。一言指出。應用自由。越有大珠。圓明通透。隨方照耀。不落窠臼。

  天皇道悟禅師贊

  那邊不住。從何處來。一見石頭。八字打開。以此示人。只貴知有。顛倒拈來。如弄丸手。

  潭州沩山靈祐禅師贊

  百丈壁立。來者望崖。惟師直入。撥火心開。作水牯牛。異類中行。仰山勘破。父子家聲。

  杭州鳥窠道林禅師贊

  乘日光來。依自性住。故才出頭。天然妙悟。巢居長松。人道是險。但看他人。不自撿點。

  洪州黃檗希運禅師贊

  大雄山下。有一大蟲。哮吼一聲。聞者耳聾。疾雷之機。掣電之眼。西來門風。從此太險。

  鎮州臨濟義玄禅師贊

  黃檗師子。爪牙才露。大愚之機。如鷹拏兔。脅下三拳。腮邊一掌。適犯其鋒。非爲粗莽。

  端州洞山良價悟本禅師贊

  本來面目。一摸便見。無情說法。似乎還欠。既見雲岩。掀翻窠臼。過水睹影。方始通透。

  撫州曹山本寂禅師贊

  越格之資。不存名迹。超方之眼。一見便識。五位虛玄。宗旨綿密。是故至今。猶黑似漆。

  福州雪峰義存禅師贊

  熟處難忘。蔬筍習氣。鍾梵經聲。聞之心醉。師棒如龍。友嘴如鐵。故此出身。自然超越。

  雲門禅師贊

  才見睦州。閉門推出。挨身一拶。頓折一足。從此轉身。蓋天蓋地。雪峰未見。早已心契。

  法眼禅師贊

  一切現成。了無顧伫。萬象之中。堂堂獨露。一味平懷。目前即是。才涉思惟。便落第二。

  汝州首山省念禅師贊

  七軸蓮經。持之已久。一言放下。即知本有。不說之說。舉著就見。拂袖而行。何等快便。

  越州天衣義懷禅師贊

  本性慈悲。來酬夙帳。見了魚兒。隨手便放。一出塵網。便登覺地。擔折桶脫。虛空粉碎。

  潭州石霜楚圓慈明禅師贊

  西河逆機。見者不識。親遭掩口。鼻孔打失。其機迅發。脫不可羁。明眼稱之。真獅子兒。

  隆興府黃龍慧南禅師贊

  西河獅子。父子門風。倒握太阿。誰敢當鋒。師一撄之。聖凡情盡。室中三關。全提正令。

  袁州楊岐方會禅師贊

  荷擔大法。綱維叢林。狹路相逢。一語見心。異時兒孫。遍滿天下。源遠流長。根深枝大。

  舒州白雲寺守端禅師贊

  久把明珠。秘爲奇貨。及遇作家。一笑便墮。看破笑處。自亦絕倒。信手拈來。無非是寶。

  蕲州五祖法演禅師贊

  出門不利。即撞擔板。逢人便問。只好遮眼。幸遇作家。一椎打破。掉轉頭來。方知話墮。

  杭州慧日永明延壽智覺禅師贊

  乘大願力。出爲法瑞。總持門開。衆行畢備。懸一心鏡。朗照萬物。佛日中天。無幽不燭。

  天目高峰禅師贊

  雪岩之險。壁立萬仞。惟師登之。得其捷徑。死關之險。又逾于岩。故望之者。猶如登天。

  天目中峰禅師贊

  天目窟中。真獅子兒。爪牙才露。百獸奔馳。孤峰凜凜。法海洋洋。是故我師。稱僧中王。

  又。

  踞天目之高峰。透空中之鐵壁。破佛祖之重關。小刹塵之知識。示如幻之身心。展那伽之定力。打碎衆生生死窠。縱是相逢無處覓。

  千岩禅師贊

  問佛何在。尋之不見。鼠翻貓器。忽然出現。躍身如空。應聲若響。不是者番。幾沈妄想。

  佛印禅師贊

  文字習氣。生來漏逗。橫口說禅。不落窠臼。預畫笑容。不知何爲。軒渠而化。只者便是。

  徑山無准禅師贊

  一語投機。十方通透。舌根雷奔。衲僧雲湊。兩入內庭。提挈萬乘。不假他力。全憑正令。

  寂照圓明禅師贊

  世道交興。真人應運。雲龍風虎。莫之能禁。真金出礦。古鏡生光。精明既發。照用無方。

  白雲覺禅師贊

  坐白雲峰。轟霹雳舌。性海波翻。義天星列。奔走龍神。潛消魔[薛/蟲]。一點清涼。破除瘴熱。好個阿師。十分標格。若不是者滿嘴胡須。人定認作靈山迦葉。

  金剛塔贊

  稽首金剛幢。般若光明聚。一切衆生心。故稱諸佛母。普入微塵中。能作利益事。善哉妙智人。從微細心想。建此最勝幢。猶若蓮華藏。幢依微塵立。一塵書一字。塵塵世界圓。字字光明現。即于此一幢。一一微塵聚。具足般若緣。不增亦不減。是知衆生心。各各皆具足。我觀我此身。不異此勝幢。日用微細心。盡憑般若力。若一念瞻依。一切皆具足。念念不離心。功德皆圓滿。

  三教圖贊

  即一而三。赤子身穿花布衫。即三而一。沒韻曲吹無孔笛。說謊面不慚。瞞人心似漆。莫道肝腸有兩般。誰能識破真消息。一腔心事總難言。杜鵑血染春山濕。

  文昌帝君贊

  造化之精。煥而爲文。炳乎長夜。日月代明。莫匪爾極。寂然爾甯。有叩之者。如篁斯聲。淵淵不竭。若谷似盈。帝出乎震。此之謂至神。

  老子騎牛贊

  紫氣東來。青牛西逝。不是尋人。端爲何事。

  老子出關贊

  心存太古。道違薄俗。光而不耀。虛而不屈。致虛守靜。少思寡欲。恬惔怡神。蕩然無物。群雄競爭。方事馳逐。鼎沸中原。緬懷西竺。才駕青牛。便騰紫氣。關令早知。真人將至。拜命瞻依。請發幽秘。垂五千言。道全德備。不居物先。不爲禍始。謙道無我。知足知止。混俗和光。莫知其紀。故稱猶龍。爲柱下史。

  孔子贊

  百王之師。千聖之命。萬古綱常。群生正性。一力擔當。全無余剩。不是吾師沒量人。誰能永使人倫正。

  彭祖贊

  色若嬰兒氣若哇。吸風吹露但餐霞。蟠桃一熟三千歲曾記爲童尚折花。

  呂純陽贊

  宇宙在手。萬化生身。禀三才之至粹。得二氣之精純。負青蛇而遊戲無礙。見黃龍而妙悟乃真。朝遊蓬島。暮宿昆侖。壽同天地。德比陽春。夫是之謂人中之聖。抑仙中之神者也。

  漢壽亭侯贊

  凜凜若生。明明若在。耿耿孤忠。堂堂氣概。面上精神。胸中磊塊。處處逢人愛現身。多應未了英雄債。

  清涼山玉峰和尚半影贊

  明月半輪。浮雲一片。雪老冰枯。水清沙淺。人傳作鼻祖兒孫。我說是文殊侶伴。八十年苦行無窮。百千劫圓成一念。不知那世舊冤家。來此人閑償夙欠。晚得個俗不俗阿郎。卻做出真不真皮面。咦。今朝一笑再相逢。直待龍華初會見。

  寶峰和尚贊

  是真非真。無相不相。如珠中色。似鏡中像。大千遊遍沒行蹤。十方壁落無遮障。爲打陝府鐵牛。觸折邛州竹杖。塞北山寒雪正飛。天南地暖花初放。相逢不肯露全機。只道有無俱是謗。借問何處者沒巴鼻阿師人道是天子門前寶峰和尚。

  紫柏大師贊

  法界網裂。其維不張。適生大師。力振其綱。踞獅子窟。斫旃檀樹。奮迅未伸。爪牙已露。擊塗毒鼓。酾甘露漿。飲之者醉。耳之者狂。寂滅性空。轟霹雳舌。奔雷卷電。觸者褫魄。以大地心。堅金剛骨。眼裏有筋。胸中無物。臨濟不死。黃檗猶生。誰知大師。不受其名。大方闊步。不存軌則。翻身擲過須彌峰。一拳槌碎無生國。

  又。

  獨坐孤峰。披襟藏海。咄醒魚龍。潛消鬼怪。拄撐如意雙眼空。十方世界無遮蓋。莫道春風處處同。冰枯雪老寒岩在。

  又。

  定乾坤眼。如懸寶鏡。有臨之者。妍[娟-月+蟲]莫遁。倒握太阿。與人不吝。魔外撄之。喪身失命。無手行拳。拳不在手。無舌解語。語不在口。須眉略露。其形似有。若扣其中。自不能剖。

  又。

  面如月。心似鐵。短發長髯。豐神自別。拳頭一捏雙眼空。脊梁才豎諸緣歇。槌碎金剛圈。圓成甘露滅。十方世界沒遮攔。一道神光閑不徹。蓦地相逢鼻孔酸。心中有痛難分說。

  又。

  通身血汗。如獅搜絆。迸斷情根。卸卻重擔。外雖城府。內無崖岸。兩眼睜睜。只見者漢。

  雲棲大師贊

  乘願力來。居堪忍界。開淨土門。了慈悲債。建光明幢。禀金剛戒。八十年余半利生。臨行落得空無礙。若識吾師住世心。是則名爲觀自在。

  又。

  我觀大師。渾身活潑。諸毛孔中。光明透脫。不見面目。如何描摸。縱饒畫得。畢竟不著。晏坐如空。說法如風。捕風捉影。不得其蹤。聞空中風。見水中影。多少癡人。開眼打盹。

  又。

  以空爲居。以慧爲命。入衆生心。行普賢行。不論鱗甲。羽毛。同入平等法性。一味慈悲。十分清淨。若問吾師甚法門。此中三昧明無诤。

  又。

  心若空中月。形如鏡裏像。此是吾師四十年。隨順衆生真榜樣。

  又。

  其容寂。其心密。無內外。不出入。百千三昧。眼裏空花。一切行門。空中鳥迹。不信分身萬象中。癡人卻向毫端覓。咦。

  無明和尚圓相贊

  久向無明名。未識無明面。突出大好山。千裏遙相見。生涯在钁頭。說法如奔電。提張沒弦弓。慣用石鞏箭。只要射個人。應弦早奔竄。忽撞頑石頭。镞羽一齊陷。抛出鐵渾淪。見者絕思算。此是吾師老面皮。相看只許言前薦。若問當陽向上機。雲山滿目難分辨。

  無邊和尚贊

  刹海無邊。一塵不立。腳跟到處。因緣會集。隨身叢林。家常茶飯。來者充足。任意幹辦。一蹋吳江。刹竿才豎。龍象奔騰。全無回互。雙徑雲生。單傳月朗。誰人大呼。師答其響。于一毫端。現寶王刹。八十八代。都沒合殺。道運全機。賴師一撥。鼻孔半邊。誰曾摸著。

  清涼山空印法師贊

  金色界中。常隨萬衆。唯師匡徒。潛施大用。五頂峰高。經行顧注。萬壑風猋。法音彌布。遊寂滅海。坐雜花林。如師子戲。顧欠頻伸。名聞九重。風清寰宇。十方歸依。如海吸水。形不象心。真不混俗。但見其皮。誰得其骨。法幢既傾。教網不密。師振其綱。如天絲織。哲人往矣。寂寥千載。天實生師。儀形未改。千尺寒岩。萬年冰窦。我居其前。師蹑其後。我以業驅。師以願持。炎涼雖異。此中不移。劫火洞然。冰枯雪老。幻翳既除。空花亦了。浮雲散盡碧天高。一輪明月當空皎。試問金剛窟裏人。前後三三是多少。

  又半身贊。

  問者老漢。從何處來。不知爲甚。滿面塵埃。千尺冰雪凍不死。[堊-王+田]得一半令人猜。可怪獅子項下鈴。自系自解真奇哉。

  紹覺法師贊

  以法爲身。以慧爲命。以三界爲家。以衆生爲性。其形骸也槁木。其三昧也無诤。火宅寒灰。塵勞冰阱。以城市爲山林。從語言入正定。故熾然常說而不休者。以智海橫流自不能禁。無怪乎阿師口門不正。

  靈徹法師贊

  骨崚嶒。心寥廓。鼻孔昂藏。眉毛卓索。湛若碧沼青蓮。挺若長松孤鶴。舌根不動語如雷。時人莫道無言說。

  自光長老贊

  從金剛窟。來王舍城。更無別事。只爲衆生。一身叢林。十方粥飯。來者同餐。不分主伴。以無我心。作衆佛事。遇緣即宗。平等無二。若求其真。真不在此。但看現前。即真佛子。

  大歇耆年贊

  蚤年即知離俗。老年方能出家。以漚和爲妙行。以佛事爲生涯。五濁世中。了無半點挂礙。清淨界裏。只有一朵蓮華。此便是優婆塞衆中第一作家。

  定宗老宿贊

  少入千佛岩。即依千佛住。起坐常不離。人不知其故。雖過八十年。猶是最初步。步入雜華林。始是歸家路。

  雪峤山主贊

  坐斷雙髻峰。捏出秤椎汁。打破金剛圈。咬碎鐵栗棘。幾番凍餓死複生。剛博得些閑氣息。不是殺父冤仇。爲甚著者死急。落得一條性命。卻又東抛西擲。走向雙徑峰頭。不解埽蹤滅迹。露出者個形容。也是眼中著屑。縱饒雪上加霜。須知炎天赫日。試看端的。橫眉鼈鼻。杜鵑聲裏雨如煙。東風吹落花狼籍。赤腳鬔頭下翠微。相逢誰是真相識。

  靈霄峰梵懷慧山主贊

  從空中來。求實處住。故向淩霄。別行一路。身已在空。足未離地。若欲超然。必須粉碎。雲山滿目。葛藤不少。雖無幹絆。終是纏繞。一物不將。只須放下。小處不存。乃見其大。不向外求。不從人覓。本有現前。一切真實。知見消亡。玄妙不立。一念直透。銀山鐵壁。

  衲雲師贊

  其脊如鐵。其心如空。一衲如雲。萬事如風。早入方山之室。晚荷清涼之宗。老而愈壯。淡而不窮。非窟中萬人之一。安得振如此之高蹤。是以思之而不見。寫之而難形容。依稀仿佛。似池上放牛之翁。

  虛谷公贊

  外若浮雲。中如谷神。心爲常住。故以爲身。七十九年若夢。百千億劫如生。[堊-王+田]得一片清淨田地。傳之子子孫孫。咦。珊瑚樹上撐明月。海底波斯夜嚼冰。

  月岸公贊

  其出也不來。其沒也不去。生平觌面。人無覓處。雲駛月運。舟行岸骛。咦。一聲長嘯海空秋。金烏夜半啼天曙。

  雪嶺公贊

  面如滿月。骨似冰雪。望之棱棱層層。其中必定崎崎崛崛。咦。白雲橫斷曉峰青。杜鵑啼徹春山血。

  澹居铠公贊

  骨棱層。心寥廓。氣昂藏。機活潑。那一半。沒描摸。佛祖郎當。衆生絡索。拌命橫身一力擔。不負家傳者一著。

  自贊

  看教不徹。參禅未瞥。一味癡憨。十方蠢拙。沒量如空。剛腸似鐵。且喜早入寒岩。滿拌放身休歇。忽遇一陣黑風。飄墮羅刹鬼國。抛入大冶紅爐。擲向炎方火宅。仰仗佛力加持。者條性命拾得。滿面風塵。一腔冰雪。不爲行腳操方。多是疇償夙業。就中一片苦心。開口向人難說。只待龍華會中。那時方才明白。縱饒描寫將來。不是娘生骨血。

  又。

  坐楞伽山。踞磐陀石。聽海潮音。入無生國。早從金色界中來。老年誤作雷陽客。馬後驢前。風餐露食。曆窮火聚刀山。且喜幹戈甯息。感荷 君恩複放還。一條性命拾得。翻身直上萬峰頭。晝夜打眠無閑歇。衆魔心空。諸佛耳熱。時人若問個中機。鼎湖山上雲長白。

  又。

  形似片雲。太虛不住。來去無心。隨風一度。坐鼎湖之高峰。笑曹溪之露柱。任他苦海波翻。自信肝腸鐵鑄。回看火宅炎蒸。何似白雲深處。

  又。

  爲僧久慣。還俗了欠。習氣難忘。修行不辦。幸入 聖天子大冶紅爐。鑄成一個生鐵羅漢。抛向火宅炎荒。大似镬湯爐炭。煉得通身骨肉镕。剩得慈悲心一片。深知恩大莫能酬。要報須憑真實願。

  又。

  心非在家。形還混俗。眼裏有珠。胸中無物。聞名時是是非非。見面後嚷嚷咄咄。任他描寫百千般。只有一點畫不出。

  又。

  非俗非僧。不真不假。肝膽冰霜。形骸土苴。一味癡憨。萬般潇灑。若不是 聖天子破格鉗錘。如何得隨伴著將軍戰馬。看他別有一種精神。恰不屬之乎者也。

  又。

  拄杖長戈。體盂刁鬥。一等生涯。何分妍醜。但看水月空華。此外于吾何有。

  又。

  少小自愛出家。老大人教還俗。若不恒順世緣。只道胸中有物。聊向光影門頭。略露本來面目。須發苦費抓搔。形骸喜沒拘束。一轉楞伽一炷香。到處生涯隨分足。

  又。

  心不在發。形不在僧。人不足道。名不足稱。百無可取。一味可憎。忍辱法門。唯此獨能。

  又。

  愛山不高。愛水不深。僧不去發。俗不冠巾。文不識字。武不談兵。實無可取。虛有其名。此個沒用頭阿師。只宜貶向雷陽隊裏。著他驢前馬後。者一著最能。

  又。

  獨行獨坐。快活無那。凡事無心。佛也不做。萬裏雷陽。一擲便過。若有相逢問是誰。兜率殿中第一座。

  又。

  心不在道。形不入俗。腳無幹絆。口無拘束。如風行空。如響答谷。一味癡憨。千般埋沒。幸籍菩提樹一枝。此生千足與萬足。

  又。

  少小出家。老大還俗。裝憨打癡。有皮沒骨。不會修行。全無拘束。一朝特地觸龍顔。貶向雷陽作馬足。而今躲懶到曹溪。學墜石頭舂米谷。

  又。

  此老無狀。是何模樣。打之不痛。抓之不癢。罵之不羞。謗之不枉。兀坐不會參禅。一味胡思亂想。作佛無分。作祖有障。只好發付無事甲裏。做個老軍隊長。

  又。

  俗不知名。僧不在數。佛祖隊裏不容。衆生界中不住。白手操戈。赤身露布。怕死入地無門。要活上天無路。都道是沒伎倆的阿師。誰知是不識字的大措。

  又。

  霜鬓鬔松。冰心冷淡。鉗口結舌。奔雷卷電。作東西南北之人。受百千萬億之難。號是憨僧。呼爲鐵漢。形影相看瘴海濱。莫道斯人無侶伴。

  又。

  出世六十年。當軍三千日。住山二十秋。畢竟沒巴鼻。爲僧不解修行。涉俗又無拘忌。是何等業緣。作者般蟲豸。最喜是一片癡心。把佛祖門庭。當自己家事。煩惱無邊。苦海無際。曆盡風波。隨行逐隊。荊棘林裏橫身。戈戟場中作戲。到如今不肯回頭。閻老子豈不生氣。想待彌勒下生。那時方才理會。咄。春山夜雨子規啼。聲聲叫人且歸去。

  又。

  其狀龍鍾。其中空空。佛祖界中不住。衆生隊裏難容。諸緣不會。一法不通。只將尋常茶飯。當作豎立門風。枉費癡心沒底。落得煩惱無窮。不若貶向無生國土。披白雲以高臥。抱明月而長終。一切不顧。依稀成就個真正憨翁。

  又。

  爲六祖而來。因讓師而去。來去雖似奔忙。法門本來無住。只爲撐支父子門庭。不是妄生閑氣。曆盡艱難。參殘竹篦。落得滿面風塵。當作西來祖意。到底一片金剛心。尚留再布曹溪地。

  又。

  兀兀無知。百無所思。全沒伎倆。一味憨癡。豈是人天眼目。原來粥飯阿師。只有一種奇特處。皎皎月上珊瑚枝。

  又。

  曾向缽中。見有萬衆。問是文殊。被他掉弄。直到五台。親承奉重。聞說淨土法門。恰似開眼作夢。想是此老前身。今日重來打哄。

  又。

  七十年來。夢遊人世。隨身叢林。空花佛事。不顧危亡。全無避忌。一朝觸犯龍顔。拶得虛空粉碎。擲向萬裏炎荒。依舊逢場作戲。只至弓折箭盡。那時方才歇氣。而今正眼看來。落得一覺熟睡。

  又。

  月挂長松。影沈秋水。有相可窺。無物堪比。不可得而親。豈可得而取。引萬裏之長風。縱洪波之一葦。大似少室岩前。不是毗盧城裏。清絕塵埃。了無渣滓。聲吼泥牛。花開碓嘴。從他相識滿乾坤。脫體承當能幾幾。

  又。

  如鏡現像。似雲浮空。虛谷聲響。止水魚蹤。有眼不見。有耳如聾。既無可以贊歎。又何可以形容。喚作一物即不中。此其所以爲憨翁。

  又。

  威威堂堂。澄澄湛湛。不設城府。全無崖岸。氣蓋乾坤。目撐雲漢。流落今事門頭。不出威音那畔。無論爲俗爲僧。肩頭不離扁擔。若非佛祖奴郎。定是覺場小販。不入大冶紅爐。誰知他是鐵漢。只待彌勒下生。方了者重公案。

  又。

  五台冰雪枯。東海波濤惡。炎荒瘴疠深。曹溪緣分薄。只待心疲力倦。赤身走歸南嶽。七十峰頭睡正濃。醒來兩眼空落落。坐倚長松獨自看。白雲一片生幽壑。

  又。

  不屬聖凡。本來面目。從何處來。向毫端出。水澄月照面。雲開山露骨。要知淵默雷聲。大似響傳空谷。有人若問西來的意。但向伊道即心即佛。

  又。

  面闊口窄。眉橫鼻直。任爾描模。全無氣息。文彩未露時。那個知端的。不向人天路上來。問君何處曾相識。

  又。

  此老其中。空無一物。不聖不凡。非心非佛。兔角杖撈水月蹤。龜毛繩縛虛空骨。喚作憨山則背。不喚作憨山則觸。仔細撿點將來。恰以枯樁榾柮。只是別有一種惺惺。畢竟描模不出。咄咄咄。月落不離天。鳥歸樹上宿。

  又。

  坐五台之冰雪。聽東海之波濤。飲炎荒之瘴毒。臥南嶽之高峰。拈雙徑之竹篦。吹雲棲之布毛。且看者些行腳。恰似月上松梢。若問大人作略。全沒半點。求其衲僧巴鼻。絕無一毫。只有一副肝膽。痛癢不在皮毛。再三扪摸。仔細抓搔。求之不得。切處難撓。且道畢竟如何。咦。巫峽猿啼霜夜月。斷腸聲使夢魂銷。

  又。

  四十七年前。曾向江心住。今過七十二。重來第二度。如空雲去來。竟莫知其故。相逢舊時人。請問歸家路。識破夢幻身。便是第一步。若問末後句。看燈籠露柱。

  又觀海圖贊

  巨石長松。洪波冥壑。仰之彌高。望之彌闊。中有一人。神情軒豁。時聽潮音說普門。親證耳根真解脫。

  又行腳贊

  錫杖無環。草鞋沒締。十方往來。隨足所至。世出世閑。兩不相似。水月道場。空花佛事。若問生涯。如是如是。

  胡中丞像贊

  僧不僧。俗不俗。一樣心腸。兩般豐骨。若問宰官比丘。恰似生米作粥。今朝狹路相逢。依舊二三如六。不拘南北東西。觸著如釘入木。往來生死路頭。不知何處歸宿。但願同生兜率天。此心千足與萬足。

  王宗伯像贊

  水月襟懷。空花眼界。鐵石肝腸。風雲氣概。記得未入胞胎。不是者個褦襶。就中沒處描模。看來有些古怪。當初不合杜口毗耶。今日卻來酬償夙債。塵勞中轉無盡*輪。毛端上現百千三昧。舍己爲人。將金博塊。時人盡道宰官身。我說是名觀自在。

本文鏈接: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五

上一篇: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四

下一篇: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六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