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字幕网资源站 > 佛說離睡經>

佛說離睡經全文

时间:2019-05-30 16:22:34| 作者:西晋三藏竺法护译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第二卷 普超三昧经

幼童品第四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假使有人。爲族姓子若族姓女欲疾滅度。當發無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今吾睹見懼終始難。而不肯發無上正真道意。志願聲聞疾欲滅度。續在生死而有所慕。然諸菩薩通達精進。等住于法逮諸通慧爲一切智。所以者何。乃往久遠過去世時。不可計會不可思議無央數劫。時有如來號一切達興出于世。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爲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禦天人師爲佛衆祐。佛告舍利弗。其一切達如來正覺。聲聞集會有百億衆。其佛壽命住百千歲。佛有聲聞上首弟子。智慧巍巍。名曰超殊。神足飄捷。次名大達。于時如來興五濁世。明旦正服著衣持缽。與諸聖衆眷屬圍繞。有大國號名聞物。入于斯城而行分衛。其大聲聞智慧最尊侍佛之右。神足最上侍佛之左。智慧博聞最殊勝者隨從佛後。八千菩薩而在前導。或化現身若如帝釋。或如梵天。如四天王。或天子形。嚴治道路。佛告舍利弗。彼時如來向欲入城。見三幼童衆寶莊挍璎珞其身。逍遙中路而共遊戲。時一幼童遙見如來。晃然顯赫威神巍巍。端正無倫諸相寂定。志性澹泊獲上調順。第一靜寞降伏諸根。如仁賢龍象。如大淵渟清澄無垢。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好遍布其體。如日出時光耀奕奕。與大衆俱如星中月。時一幼童謂二童曰。汝等豈見如來乎。是者則爲一切之尊無上衆祐。爲世福田。光明灼灼炜晔難當。吾等佥然宜供養之。其進施者利慶弘大。以頌贊曰。

斯者衆生尊福田無有上

當供俱供養施此祚無量

第二幼童曰。

今我無異花亦無雜澤香

斯聖無等倫當何以供養

于是一童即脫頸著珠璎價直百千。以頌贊曰。

當以此供養無上之福田

何所明智者見斯有所吝

于時二童效彼童子。各各解脫頸著珠璎。以手執持。而歌頌曰。

具供養正覺度泛湍江波

脫無量志意住于平等法

爾時一童謂二童曰。汝等以斯德本何所志求。一童子曰。

其在世尊傍右面大聲聞

智慧尊第一吾誓願如斯

二童子曰。

猶如世尊傍左面大聲聞

神足超最尊吾誓願如斯

于時二童謂一童曰。族姓子。以斯德本欲誓何願。一童報曰。

如今者如來至真等正覺

普見一切達猶若師子步

昭耀大衆會吾身誓若斯

三界尊第一度脫諸十方

時一幼童。這說此已。尋虛空中八千天子俱贊歎曰。善哉善哉。快說此言。今仁發意。天上世間悉蒙救護。佛告舍利弗。時一切達如來正覺邊。有侍者名曰海意。博聞最尊而告之曰。甯見三童各執珠璎而遊來乎。對曰已見。天中之天。世尊告曰。比丘。欲知中央幼童建其志性巍巍難量。一一步中超越百劫終始之患。其一舉足功德之本。當更百臨轉輪聖王。受帝釋位亦複如斯。升生梵天爲梵天王亦當如是。一一舉足功德之本更見百佛。時三幼童往詣一切達如來所稽首足下。以寶珠璎散世尊上。其發小意爲聲聞者。所散珠璎住兩肩上。其一童發諸通慧心。所散珠璎在于佛上虛空之中。變爲交露重閣棚帳。四峙周障莊嚴平等。化于其中而爲床座如來處之。于是一切達如來尋而欣笑。侍者啓問。唯然世尊。以何故笑。笑會有意。如來告曰。海意。汝睹于斯二童發聲聞意手執珠璎散如來乎。對曰。已見大聖。又告比丘。欲知二童懼生死難。發怯弱意意求救護。猶是不發無上正真道意。欲得聲聞爲尊弟子。然後來世皆當得證。一者智慧最尊。二者神足無雙。佛告舍利弗。卿意疑乎。時中央童發諸通慧者。則吾身是。願右面童者。舍利弗是。願左面童者。大目揵連是。舍利弗。觀卿等本時懼生死難。雖殖德本不能發無上正真道意。心志怯弱欲疾滅度不能超速。甫因吾法而得無爲。今甯睹吾諸通慧耶。汝等之友爲佛弟子乃得解脫。以是之故當作斯觀。假使有人。欲成滅度。當發無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所言超速。謂諸通慧莫能過者。谛而無欺其乘第一。普安一切群生之類。則諸通慧也。爲最微妙特尊無上。爲無等倫無有疇匹爲無雙比無能出來。無挂礙乘。一切聲聞緣覺之乘所不能及。是則名曰諸通慧乘。佛時說斯大乘法典。則一萬衆人。發無上正真道意。應時彼諸大聲聞。賢者舍利弗。大目揵連。大迦葉。離越。阿難。律和利。分耨文陀尼子。尊者須菩提等。自投于地稽首佛足。俱白世尊。唯然大聖。若族姓子族姓女發大意者。當供養之。微妙解脫處至真行。所以者何。正使百千諸佛世尊。爲吾等說諸通慧行。不能堪任無有勢力。發通慧心一切慧者。無所挂礙殊勝難及。甯令吾等犯五逆罪。在于無間而不。中止不舍于無上正真道意而爲聲聞。所以者何。設犯逆罪墜于地獄受諸苦毒。其痛會畢從地獄出而不違遠。無所挂礙諸通慧心。計如今者當何所施無所堪諧。焚燒正真敗壞根原于茲佛慧無挂礙智非是佛器。譬如終沒之士無益親屬。吾等如是以聲聞乘而志解脫。舍于一切無益衆生。譬如此地多所饒潤。一切群萌二足四足若多足者。如是世尊。其發無上正真道意。天上天下蒙恩獲度。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無吾我品第五

爾時世尊。說斯本末向欲竟已。王阿阇世乘驷馬將四部兵象車步騎。往指佛所稽首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白世尊曰。唯天中天。衆生所住何所依因。何緣而興。何由得罪。佛告王曰。已住吾我人壽命者。衆生由此而造罪釁。依猗貪身興緣顛倒。群萌因斯而起災患。又問。其貪身者根原所在。世尊答曰。其貪身者無慧爲本。又問。其無慧者何所爲本。答曰所念邪支則是其本。又問。所念邪支何所是根。答曰。虛僞是根。又問。虛僞何所是根。答曰。無實諸想是則爲根。又問無實諸想何所是根。答曰。謂無所有無覺是根。又問。何謂無有無覺。答曰。謂無生無有是謂無覺。又問。不生不有當何計之數在何所。答曰。其不生不有彼無有計。又問。狐疑之事何因緣起。答曰。其狐疑者從猶豫起。又問。猶豫爲何所是。答曰。賢聖所說誠谛之語。聞則懷疑斯謂猶豫。又問。何所賢聖何言審谛。世尊答曰。其賢聖者謂除一切愛欲諸見。其審谛者知一切法悉無所有。王阿阇世白世尊曰。所謂賢聖無所有者。實爲虛僞。世尊安住從已勞塵。而造立之猗著于世間。諸賢聖所講說者。而心猶豫獲不可計殃釁之罪。我乎世尊父無愆咎。無所羁綴而危其命。貪國土故或于財寶。迷于榮貴荒于産業。耽利宰民而圖逆害。持疑怵惕不能自甯。若在歡會戲樂無娛。若在中宮婇女嬉遊。若坐若臥有所決正。若在獨處聽省國事處群僚上。晝夜憂悸不能舍卻。沈吟之結不歆飲食。雖有美馔不以爲甘。其目昧昧所睹瞢瞢。顔貌憔悴心恒戰灼所處不安。畏壽終後墜于地獄。仰惟如來。其恐怖者能使無懼。其盲冥者惠授眼目。其沈沒者而拯拔之。遭苦惱者使獲大安。無所歸者而受其歸。其無護者而爲救濟。其貧窮者給施財業。其有病者消息療治。其墮邪徑示以正路。其在正路爲興大哀。其心忍勞不以爲患。等恤群黎其慈堅固。究竟本末不以苦樂而有動轉。如來所興救度衆生。無所遺漏不舍一人。私怙世尊。垂恩安慰除其惶懅。孤無有救惟爲作救。令饑渴者而得飽滿。今已虛乏而欲躄地惟蒙扶接。今無所歸願受其歸。今已沈沒願加拯拔。我身得無墮大地獄至于無擇。唯然大聖。如應說法決我狐疑。解散愁結令無猶豫。使其重罪而得微輕。于時世尊而心念曰。王阿阇世所說聰達而甚微妙。所入之法甚爲優奧。其余人者莫能堪任。爲決狐疑令無余結。其惟濡首能雪滯礙。時舍利弗承佛聖旨。謂王阿阇世。欲辨疑惑當馔肴膳。請濡首童真。則當決王虛僞塵勞狐疑之結。鎮安國土及與中宮受王床榻衆諸供膳。中宮婇女及諸侍從獲無量福。羅閱只城摩竭大國。無數衆生皆亨利議。阿阇世王。即前啓白濡首童真。惟加愍哀與其營從受小餐食。濡首答曰。大王且止已具足供。于正法律未有是記。受于衣服若食膳具悕望加哀。王則又曰。當何陳露呈現丹赤。濡首答曰。假使大王。聞深妙業殊特真議。不恐不怖。不以畏懅。不以震懾。不難不懼。乃爲加哀。正使大王。不想念法。亦非無想。無想不想。如是行者乃爲加哀。縱使大王不想去心。亦無不想。不念來心。亦無不想。于現在心亦無所受。乃爲加哀。設使大王。不墮邪見。亦不滅除。亦無所見。亦無不見。乃爲加哀。王阿阇世。又白濡首曰。今之所說悉法所載。惟見愍傷當受其請。濡首答曰。王當知之。法律所載不以恩施。供養分衛衣食之膳。若使大王。不計有我。不計有人。不計有壽。不計有命。乃爲加哀。爲受供施。設使大王。不自愛身。不愛他人。悉無所取乃爲加哀。假使大王。不攝斂心。不計因緣。不在陰種諸入之事。無有內法。無有外法。不受三界。不度三界。無善不善。無德不德。不處于世。亦不度世。無罪無福。亦無有漏。亦無不漏。亦不有爲。亦不無爲。不舍生死。不受滅度。是爲加哀。王答曰。唯然濡首。吾當啓受如斯法議。以是之故當就余請。哀垂愍傷下劣徒類。濡首答曰。王當了之。設使諸法。有所猗者。有所受者。有所得者。有所救護。則不蒙哀。不得至安。如使于法有所著者而爲想念。有所立處而爲放逸。皆爲依著。想念有處放逸之護。設使大王究竟望畢。極至永安乃無有患。如令大王複有所作。則不荷哀不至安隱。王阿阇世又問濡首曰。受何所法而無有患至無所有。濡首答曰。若了空者。而無所作。亦無所不作。無想無願。亦無有作。亦無不作。若使大王有所造立。而爲行者。身口意行則是所作。假使不有所作。亦無所行。以身口意而無所造。則無所作。是故大王。一切諸法悉無有相。其無所行無所有者。則是其相。又問濡首。何謂所行而無所行不有所造亦無不造不增不減。濡首答曰。假能不念過去已盡。不念當來未至。不念現在而無所起。不想有常無常。是爲無行亦無不行。其能等色于諸因緣而爲衆緣。不增不減。又問濡首。塵勞之欲爲是道乎。雲何與合。濡首答曰。王意雲何。其曰明者與冥合耶。答曰不也。日明這出衆冥[梳-木+日]滅。王甯別知冥所去處乎。在于何方積聚何所。答曰不及。濡首曰。如是大王興道慧者塵勞則消。不知塵勞之所湊處。亦無有處無有方面。以是之故當了知之。道與塵勞而不俱合。又等塵勞則名曰道。等于道者塵勞亦等。塵勞與道等無差特。一切諸法亦複平等。假使分別如斯議者。塵勞則道。所以者何。以塵勞故現有道耳。塵勞無形亦無所有。其求塵勞者則爲道也。王又問曰。雲何求于塵勞而爲道乎。濡首曰。設有所求不越人心。亦不念言是者塵勞。是爲道也。以是之故塵勞爲道。其塵勞者亦入于道。王又問曰。雲何塵勞而入于道。雲何爲行。濡首曰。于一切法。而無所行。乃爲道行。于一切法亦無不行。是爲道行。王又問曰。行道如斯爲何歸趣。濡首曰。如是行者爲無所趣。王又問曰。道豈不至泥洹乎。濡首問曰。甯有諸法至滅度乎。答曰不也。濡首曰。是故大王。至無所至爲賢聖道。又問曰。其賢聖者爲何所處。濡首曰。其賢聖道則無所住。又問曰。其賢聖道。不處禁戒博聞定慧乎。濡首曰。賢聖戒者。無有行相無放逸相爲聖定意。無所著相爲聖定意。無所念相。爲聖智慧。王意雲何。其無所行無有放逸。有所處乎。答曰不也。濡首曰。以是之故。王當知之。無所住者則賢聖道。王又問曰。族姓子族姓女。雲何向道。濡首曰。假使所求不睹諸法有常無常。亦無所得。不計諸法有淨無淨。有空無空。若我無我。若苦若樂。于諸法者亦無所得。不見諸法在于終始。若滅度者。如是行者爲向于道王阿阇世白濡首曰。以是之故惟當受請。因斯使余離諸顛倒。令得解脫分別淨行。與諸眷屬而就宮食。濡首曰。向者說之。悉無所有無有生者。無有善哉與不善哉。其無所有無有解脫。其解脫者則無所有。亦無解脫亦無脫者。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自然淨。爾時世尊告濡首曰。受阿阇世王請。以此之緣令無數人。逮得利誼至安隱度。濡首童真見世尊勸。則言唯諾當受其請。不敢違失如來教故。阿阇世王歡喜踴躍。已見受請善心生焉。稽首佛足及濡首童真。一切聖衆便退還出。請舍利弗。濡首眷屬爲有幾人。舍利弗答曰。五百人俱而當往就。王入于城還于宮中。即夜興設若幹食膳百種之味。施五百榻。無量坐具而敷其上。莊嚴宮殿懸缯幡蓋。燒名雜香而散衆花。及四衢路普城內外。皆悉掃除灑以香汁。令國人民男女大小。莊校嚴飾赍持香花。鹹俱奉[這-言+印]濡首童真。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總持品第六

于是濡首于初夜中。從其室出而自思念。吾身不宜與少少人眷屬而俱就于王請。今吾且當詣異佛土請諸菩薩。皆令普聞講說經法斷諸狐疑。就阿阇世王宮而食。濡首童真如勇猛士屈伸臂頃忽然不現。斯須超越八萬佛國。至于東方常名聞界其佛號離聞首如來至真等正覺。今現在說法。爲諸菩薩說清淨典。其佛世界。如來一時等轉六度無極。自然通達具足。廣宣不退轉法。其佛國土。一切諸樹若幹種花。果實茂盛每從其樹。常自然出佛聲法聲。不退轉輪菩薩衆聲。是故世界號常名聞。斯道寶聲常不斷絕。故曰常名聞。濡首童真詣離聞首佛所。稽首足下白其如來。唯然世尊。遣諸菩薩與余俱往至于忍界。詣阿阇世宮而就其請。離聞首如來告諸菩薩曰。諸族姓子。與濡首俱詣忍世界從意所樂。于是會中二萬二千菩薩大士。同時發聲應唯世尊。我等願與濡首俱詣忍界。于是濡首與二萬二千菩薩。從常名聞國忽然不現。至于忍界自處其室。濡首會諸菩薩大士。而于初夜說總持法。何謂總持。所以總持統禦諸法(一)。心未嘗忘(二)。所至無亂(三)。其心未嘗有舍廢時(四)。學智慧業(五)。精核諸法審谛之義(六)。分別正慧(七)。得果證者但文字耳(八)。度至寂然(九)。條列一切諸法章句(十)。攬賢聖要(一)。不斷佛教(二)。不違法令(三)。攝取一切賢聖之衆(四)。于諸經法部分典籍(五)。入于一切殊絕智慧(六)。不著衆會亦不怯弱(七)。遊步衆會宣揚經典無所畏憚(八)。出諸天音料簡明智(九)。于天龍神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探暢其音而爲說法(二十)。出釋梵音(一)。覺了平正知諸根原(二)。識練邪見諸所立處(三)。總持觀察一切衆生根原所趣(四)。所住等心(五)。于世八法而不動轉(六)。具足一切真正之法(七)。隨其罪福報應果證而爲說法(八)。興發衆生所造志業(九)。立諸群黎處于禁戒(三十)。其慧普入(一)。爲諸衆庶代負重擔(二)。不以勤勞而有患厭(三)。解脫諸法本性清淨(四)。以斯本淨而爲人演(五)。以本淨慧解說道誼(六)。慧無挂礙(七)。習設法施(八)。其心堅固未嘗懈惓(九)。有所說者無有疑結(四十)。不貪一切供養利入(一)。而不忘舍諸通慧心(二)。力勵集累衆行基靖(三)。布施無厭而每勸助于諸通慧(四)。禁戒無厭以斯勸化一切衆生(五)。忍辱無厭求佛色像(六)。精進無厭積衆德本(七)。一心無厭修行專精使無衆冥(八)。智慧無厭入一切行(九)。以道法業于此一切而無所生(五十)。諸族姓子。所謂總持。攝取一切不可思議諸法要誼。持諸法無所行無行。故曰總持。又族姓子。其總持者攝持諸法。何謂總持諸法。攬執諸法一切皆空。攬執諸法一切無想攬執諸法一切無願。離諸所行寂寞無形。悉無所有亦無所覺。亦無所行。無有處所。亦無所生。亦無所起。亦無所趣。亦不滅盡。無來無往。亦無所壞。亦無所度。亦無所敗。亦無所淨。亦無不淨。亦無所嚴。亦無不嚴。亦無所著。亦無所有。亦無所見。亦無所聞。亦無所忘。亦無所教亦無有漏。亦無想念。亦不離想。無應不應。亦無顛倒。亦無滿足。無我無人。無壽無命。亦無放逸。亦無所受。亦無所取。亦無殊特。猶如虛空。無有名聞。亦無所獲。無所破壞。亦無有二。審住本際。一切法界。一切諸法。住于無本。是謂總持。又族姓子。一切諸法。譬若如幻。而悉自然。總持諸法。自然如夢。自然如野馬。自然如影。自然如響。自然如化。自然如沫。自然如泡。自然如空。分別諸法。而如此者。是謂總持。

濡首曰。譬如族姓子。地之所載。無所不統。不增不減。亦無所置。不以爲厭。假使菩薩得總持者。則能利益一切衆生。恩施救濟無央數劫。衆德之本至諸通慧。心而總統持。亦無所置。不以爲厭。

譬如族姓子。于斯地上。一切衆生。而仰得活。兩足四足靡不應之。菩薩大士得總持者亦複如是。于群生類多所饒益。

譬如族姓子。藥草樹木百谷衆果皆因地生。假令菩薩逮得總持亦複如是。便能興闡一切德本諸佛之法。

譬如族姓子。地之所載亦無所置。亦不憂戚。不動不搖。不以增減。菩薩如是亦無所置。不以憂戚。不增不減。亦不動搖。

譬如族姓子。于斯地上悉受天雨不以爲厭。菩薩如是逮總持者。悉受一切諸佛典诰。及諸菩薩一切緣覺聲聞之法。余正見士平等行者沙門梵志。一切衆生天上世間。聞其說法不以爲厭。聽所說經不以爲惓。

譬如族姓子。地之所種皆以時生不失其節。亦不違錯應時滋長。菩薩如是逮得總持。統攝一切諸功德法。不侵欺人。亦不失時。具足所行坐于佛樹。處在道場至諸通慧。

譬如族姓子。勇猛高士在于邦域而入戰鬥。降伏怨敵無不歸依。菩薩如是得總持者。處于道場。坐于佛樹。降伏衆魔。

譬如族姓子撿一切法有常無常。若微妙者安隱非我。及計無常。及諸瑕穢及苦非我。所以者何。惟族姓子。已離二故則謂總持。

譬如族姓子虛空無不受持。亦非總持亦無不持。菩薩如是得總持者。攬攝一切諸法之要。

譬如族姓子。一切諸法及諸邪見。皆悉爲空悉總持之。菩薩如是得總持者。無所不攬。總持如是。救攝一切諸法之誼。是爲族姓子計總持者無有盡時。已無有盡則無放逸。已無放逸則處中間。已等處者即無有身。則虛空界已如虛空。虛空及地則無有二。濡首童真說此言時五百菩薩得斯總持。

三藏品第七

時濡首童真。于中夜爲菩薩大士。講三箧藏菩薩秘典。何謂菩薩箧藏秘要。都諸經法無不歸入于此箧藏。若世俗法度世法。有爲法無爲法。若善法不善法。有罪無罪法。有漏無漏法。悉來歸趣入菩薩藏。所以者何。菩薩箧藏經典要者。曉了一切諸法之誼。譬族姓子此三千大千世界。百億四天下大地。百億日月。百億須彌山王。百億大海。悉卷合入三千大千世界爲一佛土。如是族姓子。若凡夫法及余學法。若聲聞法緣覺法。若菩薩法及與佛法。悉來入歸菩薩箧藏。所以者何。菩薩箧藏一切攝護。聲聞緣覺將養大乘。譬族姓子。其樹根株堅固盛者。枝葉華實則爲滋茂。又族姓子。設有攝取菩薩箧藏菩薩大士。則爲攝取一切諸乘。將養一切衆德之法。菩薩藏者名無量器。所以名曰無量器者。譬如大海受無量水。爲包含器不可計實。諸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及衆生類在禽獸者。含受此等爲無限器。菩薩藏者經典秘要亦複如是。爲無限施聞戒定慧度知見器。以故名曰菩薩箧藏。譬如含血之類生大海者。以生于彼不飲余水惟服海水。菩薩如是行菩薩藏。不于余法有所造行。惟常修行諸通慧誼。以故名曰菩薩箧藏。又族姓子。菩薩有斯三箧要藏。何謂三。一曰聲聞。二曰緣覺。三曰菩薩藏。聲聞藏者。承他音響而得解脫。緣覺藏者。曉了緣起十二所因。分別報應因起所盡。菩薩藏者。綜理無量諸法正誼自分別覺。又族姓子。其聲聞乘無有三藏。其緣覺者亦無斯藏諸所說法菩薩。究練三藏秘要。因菩薩法而生三藏。聲聞緣覺無上正真道。故曰三藏。菩薩說法勸化衆生。令處三乘聲聞緣覺無上正覺。是故菩薩。名曰三藏。有斯三藏無余藏學。何謂爲三。聲聞學。緣覺學。菩薩學。何謂聲聞學。但能昭己身行之相。緣覺學者是謂中學。行大悲者謂菩薩學。至無量慧攝取大哀。其聲聞者。不學緣覺之所學者。亦不曉了其緣覺者。不學菩薩所學。亦不曉了。又菩薩者。悉學聲聞所遵學者。皆曉了之不願樂彼。亦不勸助修其所行。學于緣覺所遵學者。悉曉了之不願樂彼。亦不勸化使修其乘。又菩薩者。學于菩薩當所學者。悉曉了之。願樂勸修其乘所行。勸所行已則說聲聞所行解脫。亦講緣覺所行解脫。分別菩薩所遵解脫。如是族姓子。其有曉了此所學者。是則名曰菩薩箧藏。如琉璃器有所盛者。應時一切示自然性如琉璃色。如是族姓子。菩薩假使。入菩薩藏所可遊居。于諸法者。見一切法悉爲佛法。菩薩假使入菩薩藏。不睹諸法而有處所設。有覺了諸佛乘者。不見諸法之所像類。其不學于菩薩學者。則見諸法而有處所。設學菩薩之所學者。不見諸法而有處所。設學菩薩之所學者。不見諸法有所住處。其不修行。計斯一切皆爲自然。如是族姓子。假使菩薩入菩薩藏。在在所行所遊諸法。一切悉見諸佛之法。假使菩薩入菩薩藏。不見諸法有所像類。設使曉了諸佛法者。則亦不睹諸法之處。學菩薩學。不見諸法之所歸趣。其不修觀。彼則睹見一切諸法。而有逆順。一切衆生睹不順者。菩薩皆見諸法順正。睹于諸法。無有一法非佛法者。是故名曰菩薩箧藏。又族姓子。菩薩藏者說無崖底。文字所演。順而應時不可計量。所立之處不可思議。垂顯光明靡不通達。無有邊際莫不昭曜多所利益。悉令歸趣于諸通慧。而令群萌悉樂無本。假使有學于彼學者。甫當學者。一切悉當入此菩薩箧藏。則至大乘已欲學者方當獲者。其不至者悉使得至而令普入。如是濡首。爲諸菩薩衆會者。在于中夜說菩薩藏經典秘要。廣分別演誼歸所趣。

不退轉輪品第八

濡首童真複于後夜。爲諸菩薩大士。廣宣講說不退轉輪金剛句迹。何謂不退轉輪。又族姓子。所以名曰不退輪者。如今菩薩說經法時。若來聽者悉獲誼歸不複回還。便而講說不退轉輪令其信樂。不退轉輪菩薩行者。不爲衆生造若幹行。不爲諸法修若幹行。不于諸國土興若幹行。不于諸佛尊若幹行。不于諸乘行若幹行。一切所至而悉普見。轉于法輪不壞法界。是謂乃爲轉于法輪。是故名曰不退轉輪。彼所轉輪而無斷絕。其輪修理無有二輪。其輪如是如悲哀輪。其輪所趣自然之誼在己所至。其輪所趣法界場輪。又族姓子。假使菩薩信樂于斯不退轉輪。則得解脫己身之患。則爲信樂一切所信。一切所想如來所興悉亦信之。以信得脫于如來者。無有二脫亦不說二。如其如來相好解脫。諸法之相一切法想。信如來脫則無有想已離脫相。則至自然濟于己身。如是之行莫能勝者。亦莫能踰于斯慧者。是故名曰不退轉輪。又族姓子。不退轉輪不退于色。色自然故。痛想行識亦複如是。識不退轉識自然故。所以者何。則不退轉一切諸法。猶如無本則爲法輪。是故名曰不退轉輪。其法輪者無有邊限。無維無隅無有斷絕。無常輪故。其法輪者亦無有門。無有二故則法輪門。其法輪者無能轉者。無所轉故。其法輪者亦無所說。法輪無言故。其法輪者亦無名稱無所顯曜。輪無獲故。又複計此不退轉輪。入于空無所遊相故。澹泊門者無來相故普有所至。爲空相故。一切等禦本淨無相。是故名曰不退轉輪。又族姓子。不退轉輪有所遊行而有所至。是故名曰不退轉輪有所放舍徑有所至。是故名曰不退轉輪。

如是濡首謂諸菩薩。又族姓子。所以名曰金剛句迹。一切諸法皆悉滅寂。何謂滅寂一切諸法。又族姓子。已了空者金剛句迹也。消諸邪疑六十二故。其無想者金剛句迹也。斷絕一切諸想念故。其無願者金剛句迹也。皆度一切五趣有爲令滅寂故。其法界者金剛句迹也。超越若幹諸疆界故。其無本者金剛句迹也。致無我滅寂故。離色欲者金剛句迹也。蠲除貪欲諸所有故。緣起行者金剛句迹也。不壞本性故。察無爲者金剛句迹也。見諸法自然故。濡首童真爲諸菩薩。竟于三夜普分別法。彼諸菩薩皆得親近光明華三昧。菩薩設逮于此定者。一一毛孔放百千光。一一光明化現百千諸佛儀容。又斯諸佛天中之天所在佛土。現作佛事開導衆生。群萌疇類迎逆接納聽受法教。

本文鏈接:佛說離睡經全文

上一篇: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下一篇:提婆菩薩釋楞伽經中外道小乘涅盤論全文

推薦閱讀